手机站:m.huoyiba.com.cn

出差老总吃我的奶头 两根茎同时进去爽不

时间:2021-11-24 09:55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吃瓜 >
  在齐方,周大,周三和吴山四人从房里出来来到棋盘处后,陆世康对吴山道:“走,吴山,你陪我去个地方。”

  吴山问:“三公子,咱不下棋了?那去哪啊?”

  “望江楼。”

  ……

  望江楼,乃是位于芫江北岸的一座有着上百年历史的酒楼,酒楼里里外外都古色古香,是本城和来此城客居他乡的富家公子和风流文人最爱光顾的地方。

  在楼上,可以看到广阔的芫江之水滔滔东流,也可以观帆影悠悠而来,或是寂寂而去。

  听到陆世康说要带上自己去望江楼,吴山欣喜不已。

  说起来,这还是三公子自被打以后第一次出门呢。

  只是吴山有一事不明,因何今日三公子不叫齐方随同,却带上他。

  平日里三公子多带着齐方出行,因为齐方是个练家子。三公子偶尔带自己出去一趟的时候,多是齐方有事不便出去的时候。但现在,齐方并没有事情可做。

  疑惑归疑惑,被三公子点名带出去,他还是非常欣喜的。当下他立刻收好了棋盘,接着马上去了陆府的马房,叫黑脸马夫王吕备马备轿,到大门外去等候。

  黑脸马夫王吕本来一直在马房闲着,因此很快备好了马轿,去了大门外等候。

  陆世康更换了外出的白色长锦衣后,带了吴山出了门。

  马车带了陆世康吴山主仆二人,哒哒地往望江楼而去。

  中途,陆世康对吴山耳语了一阵,吴山连连点头,只是点头的表情中照旧带着一丝困惑。

  马车一路南行,穿过了大街小巷,到达临江街时,酒楼便到了。

  上楼后,陆世康照例与常来此楼的那帮富家公子官宦子弟闲聊,吴山则按他的吩咐,来到一伙仆人中。

  这些仆人,全是富家公子带来的随从。

  公子们相处一室,喝酒谈天。随从们则相聚在距离他们不远的房间外的栏杆处,闲聊唠嗑。因为他们都是江北城的有名望的公子们的随从,所以他们大多都是相互熟悉的。

  吴山虽然跟着陆世康出来的次数没有齐方多,但也来过几次,加上心细,记忆力好,所以,大多数随从他都认识。

  他先是和一个站他旁边的随从闲聊了几句,然后偷偷告诉了他一个消息:“我家公子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要十日后在此处通告江北城的男女老少们。”

  那被他的消息弄得好奇心起的随从竖起耳朵道:“什么惊天大秘密?”

  “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啊,事关一个江北城的重要人物的家事。此事曝光后,只怕那个重要人物要颜面尽失,事业尽毁了。”

  他告诉了这个随从后,又悄悄告诉了其他随从们。很快,所有的随从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回去的路上,这些随从马上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他们的主子,而他们的主子回去之后,则立刻告诉了他们的家人。他们的家人又告诉了他们的左邻右舍,而他们的左邻右舍又告诉了他们的仆人们......

  一夜之间,整个江北城便流传着这样一个不知真假的传闻:江北第一纨绔子弟陆世康,这几日发现了某个重要人物的惊天秘密。他将于十日后在望江楼揭开这个秘密。

  这天的傍晚,青枝也在自家的药房里听到了这个传闻。

  说起来也有些偶然。

  住在城东的方婶,因受了风寒而在儿子的搀扶下前来看病拿药。

  青枝帮她把了脉后,便开始称药。

  这时门外又来了住在方婶家西边的钱婶,两人见面后寒暄了片刻后便聊了起来:

  “你听说了没有?咱这城里有新鲜事了。”方婶先说道。

  “你说的可是那个陆知府的三公子打算十日后在望江楼说的那个事?”钱婶一见是这个话题,立刻来了兴致。

  听到两人交谈中有陆世康的名字,本来一心在称药的青枝下意识开始留神静听。

  “就是那个事,你也听说了?”方婶看了钱婶一眼。

  “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如果真有什么事,怎么就不能现在就说出来呢?”钱婶一脸疑惑。

  “可能他想等人多的时候一起说吧,那样效果更轰动。”方婶分析道。

  “可能是这个原因。也不知道是哪个重要人物的什么重大秘密,被他给发现了。”钱婶完全一副等着看好戏的心态。

  “谁知道啊,这事神神秘秘的,现在大家都在猜测,你觉得这事可能和哪个大人物有关?”

  “咱江北城的大人物那么多,谁能猜得出来?”

  这时青枝已经帮方婶称好了药,将药放在同一个布包里,递给方婶,“方婶,你的药好了。”

  方婶拿了药,便由她儿子搀扶着回去了。

  青枝又给钱婶把脉,见她病症和方婶一样,想是因为家离得近,相互传染所致,于是给她配了一样的药,让她也拿了走了。

  待方婶和钱婶走后,青枝才有功夫回想她刚才听到的这个传闻。

  她越想越觉得不太对劲儿。

  陆世康早不发现什么秘密,晚不发现什么秘密,单单在前晚自己在他家醉了睡了一宿后,才发现什么惊天大秘密。

  这个秘密,莫非是关于自己的?

  要说重要人物,自己家是名医之家,也大概算得上吧……

  想到这儿,她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丝凉意。而此时傍晚的秋风从门口吹过来,就更凉了。

  她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

  天越来越黑了,她开始站起来点灯。

  这时钱六便从外面提了药箱回来了,一回来便兴奋地说:“公子,你可听说了一个好玩的事情,咱江北城,有好戏看了。”

  “你说的可是关于陆世康说的要告诉人们的什么惊天秘密?”

  “你就知道了?这消息传的可真快。”

  “你是怎么知道的?”青枝看了钱六一眼,问道。

  钱六在柜上放下出去时带的药箱,道:“我刚才不是去张九爷家给他看病去了吗?张九爷家的二公子今天去了望江楼,说是今天陆知府家的三公子也在,他家的吴山没守住秘密,悄悄告诉了别的张九爷家的二公子的随从小五,小五又告诉了他家二公子,二公子又在他父亲面前说了此事,他们说的时候我就在他们边上。”

  “哦。”青枝看似漠不关心地回应了一句。

  “你能猜出陆世康发现的什么人的什么秘密吗?”钱六八卦道。

  青枝挤出了一个笑容回钱六道:“他人之事,和咱们没什么干系。我今日有些累了,你在这儿再守一会儿吧。”

  “那你快去休息休息吧。”

  钱六担忧得看了青枝一眼,他觉着青枝的神情有点不对劲,但也不便问她有什么心思。

  他看着她从药房的后门出去,到了外面的夜色中,在药房灯光的映射下,她的背影看起来和平常有点儿不一样。

  她可很少像今日这样表现出心神不宁的模样。

  “这是怎么了?是我回来太晚了今日累着她了吗?”钱六喃喃自语道。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