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村长一晚吃我八次奶 民工把我奶头掏出来

时间:2021-11-24 09:51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吃瓜 >
  照例,她要带上钱六。

  这几日她借着怕钱六出错而再帮病人问诊一遍之名而对把脉有了些认识,但毕竟这才几日,还远达不到可以亲自把脉问诊的地步。

  钱六提了晚上行医时常带的那盏手提油灯,两人便一起出门了。

  夜晚戌时的江北城,街上行人已经寥寥。

  即将走到陆府门前的那条宁桥街时,钱六道:“公子,我们大约还是爬梯子进去吧。”

  “不然呢,或许很快齐方就会冲出来了。”青枝话音未落,就见一人正站在陆府东围墙的巷口处。

  黑夜里看不出人脸,但不用猜也知道此时会站在此处的定是陆世康身边的某个小厮无疑了。

  走到近处,在钱六手中油灯的照射下,青枝一眼便认出了齐方。

  “孔大夫,今日还要再委屈您一下。”齐方声音极小,唯恐大一点便惊动了此刻围墙里的陆家众人。

  “无妨。”青枝道。

  爬了第一次,还在乎第二次吗?

  齐方在前,青枝和钱六在后,很快来到上次放梯子的地方。

  现在,那梯子像上次一样在那儿立着。

  却是没有人在梯子上锯树枝了。晚上黑灯瞎火的,不会有人轻易发现,自然不用做样子。

  上梯,再下梯,就到了陆府里侧了。

  里边围墙内有个小厮提灯站着。

  见她下来,小声道:“孔大夫,请随我来......”

  青枝等钱六也下来后,随着这小厮向前。

  走了二十来步到了陆世康房门前,开着的门口两侧各挂一琉璃扶风灯,在风中摇晃着。

  屋内烛光昏黄,有说笑的声音传来。

  青枝踏入门内,刚才领着她的小厮就高声叫道:“孔大夫来了!”

  里面有小厮连忙出来相迎,“孔大夫快请进。”

  青枝穿过厅堂步入里间陆世康的寝卧之室,就见他今日穿了黑灰色长衫,卧坐于床边的榻上,百无聊赖地摆弄着一扇子。

  扇上绘着嶙峋的青山,边上是遒劲的几行小字。

  他半躺的榻上有个黑色四方矮几,矮几上放了一只酒壶和一只酒杯,可以想见刚才陆世康独自酌饮过。

  “陆公子尚未好转吗?”青枝站在榻前,低头询问。

  “嗯......,所以不知是是孔大夫的药出了问题,还是我的脑袋出了问题。”

  他仍是半卧着,摆弄着手里的那只扇子。

  “我家药从未出过问题,头痛这事,需要时日......”青枝道。

  “坐。”

  陆世康指了指榻上另一边的空位,然后从半卧的姿势改为了坐姿。

  “不必了,我就站着帮陆公子把把脉就可......”

  “孔大夫请入坐。你我皆是男子,不必拘礼……”

  齐方不知他家公子因何非要让青枝坐,但却帮着他家公子劝着青枝道:“孔大夫请就坐吧,我家公子怕你累着了,毕竟你刚才可走了蛮久的路……”

  青枝不便拒绝,再拒绝下去倒显得扭捏,当下欲扮演一个大大方方的男子形象,于是坦然落座。

  陆世康将手放在榻上的四方矮几上,让青枝把脉。

  青枝入座后,伸出手来,握住陆世康的手腕,开始把脉。

  两人的手同时放在矮几上,大小的对比极其明显。

  虽两人的手都是修长型,但青枝的手修长小巧,且柔嫩。陆世康的手比青枝的手长得多,修长有力,骨节分明。

  在这样的夜间,他的手腕摸着有一丝寒凉。

  “听闻孔大夫昨日相亲去了?”

  青枝没料到此事竟被他知道了,当下淡然道:“嗯……”

  眼睛也不看他,只是盯着桌面。

  “孔大夫对相亲的姑娘可还中意?”

  “姑娘很好。”青枝冷言道。她并不想和一个纨绔公子有过多的闲聊。

  “那接下来是否要缔结秦晋之好?”

  青枝不答。

  “我在此先恭喜孔大夫了。”陆世康道。

  青枝皱眉,道:“相互并未看上眼,何来恭喜?”

  “莫非那女子不中意孔大夫?”

  钱六纠正他道:“是我家公子不中意人家姑娘。”昨日青枝回来,他就八卦地问起了青枝相亲之事,青枝对他略回了几句。

  钱六话音刚落,便听陆世康道:“没料到孔公子眼光颇高。”

  青枝淡然道:“与你可有干系?”

  “并无干系。”停顿片刻,“不过陆某认为,孔大夫可以将眼光放低些……”

  “什么意思?”青枝抬头,正对上他的眼睛。

  距离他这样近,他的面孔她这下完全看清楚了。灯光之下,他的皮肤似会发光一般光洁,面孔轮廓宛如刀刻。

  一双狭长的双目正在探究似的审视着自己。

  这张面孔真是大自然的杰作,可惜......

  她只允许自己有片刻的失神。

  然后低头皱眉,听他接下来的回话。

  只听他慢条斯里回道:“因为,并不是所有女子都会喜欢孔大夫这种小白脸的......”

  “陆公子,看来您这头痛一直不退是有原因的……”

  “有何原因?”

  青枝将自己的手从他腕上拿开,道:“您操心的实是太多了……”

  言下之意乃是,你管的太宽了。

  说着,她转身对钱六说道:“钱六,你来帮陆公子把把脉,好知道一个人操心过度时是怎样的脉博。”

  一边说着一边从榻上下来。

  她刚才把了半天,未感觉陆世康脉博有任何病弱之相。

  这几日她把了不少人的脉,虽有病之人的脉博她不能轻易断定是何病症,对健康之人的脉博,她还是有些了解的。

  去家中药房看病的有不少人是无病而疑病的,所以这几日,她把了不少健康之人的脉博。

  健康之人的脉博有力而规律,就像她刚才帮陆世康把的脉象一样。

  但她又怕自己感知错误,是以,让钱六也把把。

  钱六走上前,对陆世康说:“陆公子,我来试试吧。”

  陆世康道:“不必了,孔大夫把过便可,孔大夫可开药了。既然孔大夫认为我是因操心而头痛,孔大夫可开些让陆某少操心的药便可。”

  他不知是当真不知刚才自己是在嘲讽他还是知道而装作不知。

  青枝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若是他头痛是真,有可能是因上次被打到了头的重要部位,若不让钱六把把,出了大事,自己可有大麻烦了。

  但是,她一时之间又想不出让他同意让钱六把脉的方法。若强行让钱六帮他把脉,不但显得莫名,还有失礼之嫌。

  正发愁时,看到榻上正中的矮几上的那只酒杯。

  “陆公子刚才一个人在喝闷酒?”

  “嗯……”

  “一个人喝酒岂不是太闷?不如我陪陆公子对饮解闷?”

  不管如何,先拖延时间再说。

  而这是她眼下唯一能想到的拖延时间的法子......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