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把女人弄爽特黄A大片 好多水好爽小荡货好紧好热

时间:2021-11-22 15:44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吃瓜 >
 他怕惹得小谢跟他翻脸,就想还是算了。

  然而这种心思一起来,根本就收不住。

  演出的时候,他的舞蹈站位在小谢的斜后方,打歌服短,一抬胳膊就露腰,他敷衍着动胳膊踢腿,眼睛就不由自主的盯着小谢露出来的那截腰看,副歌部分有小谢的舞蹈solo,抖起胯来十分带感,以前他看了只觉得帅、好看,现在就想起些奇怪的画面。

  等演完了,小谢回过头来,他能清醒一会儿,小谢长的是很正气的那种帅,即使演出化了妆,也没有什么脂粉气,武侠里写的那种剑眉星目的少侠大约也就是这样了。他脑子里想的那些下三滥的事儿,和小谢这张脸实在配不上套。

  可他还是忍不住看,看了又忍不住想。

  他觉得他是偷偷想,没有人会发现。

  问题是,就他这种喜怒都在脸上的傻子,能偷得了才怪。

  那天他发完烧,早上谢竹星跑完步回来买了早饭,他顶着一头乱发,糊着眼屎,一边偷看谢竹星的锁骨,一边咕噜咕噜喝豆浆的时候,谢竹星就已经发现他不对劲了。

  等去了公司,他挨着谢竹星坐,以前也这么粘人,但粘人归粘人,眼睛该看哪儿还是看着哪儿,不会直勾勾的往谢竹星的衣领里面张望,望完了还要吞吞口水。

  后面两天这种情况越演越烈,他那双眼睛,从谢竹星的锁骨看到胸口,再到腰,最后到臀部和大腿,上三路下三路,自以为不会被发现,眼神就越发露骨。

  这天来公司开会,出道快一个月了,《夏日冰》始终不温不火,照这个情况看,即便国庆期间学生党回归,恐怕也回天乏力。

  “第一次发片就进过榜单前三,算是很不错的,”段一坤安慰他们,“男团的歌曲本来就很难大火,又正好撞着那几位前辈同期打榜,你们已经很棒了。”

  六个人勉强点了点头,多少还是有些沮丧,他们不是对打榜的重要性都有很清晰的概念,但是看微博讨论度也知道,他们的歌没有红。加上过了刚开微博的新鲜期,粉丝数也几乎停住了,不再大幅度的涨动,除了谢竹星发一条微博还能有几千的转发和评论,其他人最多也就几百条,热门评论还都是些广告。最惨的是高思远,被人扒皮了当初在韩国当练习生时的极品事件,评论里全都是骂他的,最后被迫把评论也关了。

  段一坤看出他们情绪低落,适时放出好消息道:“别垂头丧气,打起精神来,明天拍完广告,后天去长沙,你们也到了该上综艺圈粉的时候了。”

  他给id安排去录一档举国上下老幼皆知的室内综艺,作为综艺首秀,是相当不错的平台。

  这个消息果然让几个人重新兴奋起来,这综艺虽然屡屡被诟病,但多年打下来的口碑和收视率不是普通综艺能比的,凡是怀着明星梦的年轻人,谁小时候没看过它?谁又没想象过自己有一天能站在那个舞台上呢?

  开完会,几个人聊着天往外面走,脸上俱是掩不住的雀跃。

  王超勾着谢竹星的肩落后几步,低声道:“还早呢,咱俩去梁哥家吧。”

  谢竹星以为他想去玩儿,道:“不去了,我想练会儿舞。”

  王超说:“舞啥时候不能练啊,再说你都跳那么好了,别练了。”

  他放在谢竹星肩上的手半点不老实,摸摸谢竹星的脖子,又捏捏谢竹星的肩。

  谢竹星装着不知道,说:“我和梁哥玩儿不到一起去,去了也是干坐着。”

  王超一手搭着他的肩,转过身背对着前面的队友,一边倒着走路,一边悄声道:“你傻啊,谁让你跟他玩儿了,他干别的都扯淡,就会做综艺,我带你去跟他取取经,临阵磨磨枪,多少还没点儿用啊?”

  谢竹星:“……那去吧。”

  王超咧开嘴笑,谢竹星也笑了笑。

  王超被他笑得心猿意马,小谢怎么这么好看啊我操。

  公司保洁员在前面拖地,他倒着走看不见,谢竹星要拉他也晚了点,他被拖布绊了一下,其实也没怎么,晃一下站稳就好了,偏他自己动歪脑筋,装作险些被绊倒,假模假样的“哎哟”一声,搂了把谢竹星的腰,得逞了就马上放开,还恶人先告状,诬陷保洁员:“我说大姐,你倒是看着点儿路啊!”

  这保洁员直起腰来,头发染得乌黑,可看脸都有四五十岁了。

  王超:“……阿姨对不起,是我没看路。”

  谢竹星忍着笑,前面走了。

  保洁阿姨没跟王超计较,王超自己灰溜溜的追上来,十分沮丧,好不容易摸了一把腰,都还没来得及回味呢,就这么被打断,过去了。

  他俩和队友们道别,没说去梁玺家,只说要去玩儿,队友们也不当回事儿,横竖俩人天天是在一起玩儿。

  因为法拉利恩佐太乍眼,段一坤委婉的说过两次,王超已经很少开它,前阵子开的保时捷借给了梁玺,最近就开了辆蓝色辉腾。

  他让谢竹星开,自己又坐副驾歇着,说:“梁哥手受伤了,去了你客气两句就算了,别问他怎么受的伤。”

  谢竹星也不细问,答应道:“好。”

  他开着车,王超坐在旁边,斜着眼睛偷看他,他感觉到了,转过头来,王超又急忙装作看前方,掩饰的哼唱了几句不知所云的小曲儿。

  到了梁玺家,梁玺手上缠着绷带,家里两只松狮犬,一公一母,谢竹星见过公的那只,上次见的时候,狗链还牵在柏图的手里。

  他心里有数,只是不会说出来,问了句梁玺的伤势就不说话了,安静的坐在一边,听王超和梁玺聊。

  “哥,我要上综艺了,”王超边吃葡萄边说,“你经验多,教教我们怎么才能圈着粉吧。”

  梁玺心情好像不太好,敷衍道:“没经验,爹妈给的,靠脸。”

  王超不满意,道:“哥你严肃点,我专门带小谢来上课的。”

  梁玺伸出手:“我上课可贵,交学费。”

  王超道:“你还开我车呢,租车钱抵了。”

  梁玺道:“你还吃我葡萄了,一个一万,你吃几个了?”

  谢竹星刚好拿了颗葡萄,就有些不尴不尬的想放回去。

  梁玺不是冲他,道:“小谢跟我可是cp,随便吃,吃完冰箱还有。”

  谢竹星:“……”

  王超噗一声吐出皮来,吹牛道:“你可算了吧,小谢是我cp,我们俩才是官配。”

  梁玺道:“你们俩的cp叫啥?”

  王超还没编出来,卡了壳。

  梁玺酸他:“哎哟,官配连个名儿都没有啊?我这非官配都好歹还能洗个车呢。”

  俩人正耍着贫嘴,门铃响,是梁玺的助理来了。

  “这是赵正义,”梁玺介绍道,“王超见过,小谢头一回见,叫他小赵就行,我手受伤了,让他来帮我遛狗。”

  赵正义和两人打了招呼。

  梁玺想和王超说点事儿,也不和谢竹星客气,说:“小谢,你和小赵一块儿去遛个狗吧?他特笨,遛俩怕丢,你去帮帮他。”

  谢竹星就和赵正义一起去了。

  王超不放心,追到门口说:“这狗太大了,你行不行啊?”

  谢竹星道:“我们家有只拉布拉多,我回家经常帮我妈遛,没事儿。”

  王超看他笑着低头摸狗的脑袋,连唇角的笑都特别温柔,心里便又有点痒痒。

  谢竹星抬起头。

  王超还盯着他的嘴唇看,喉结一吞一咽。

  他有点想笑,又忍住了。

  他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儿,知道王超这几天看他的时候,脑子里装的全是黄色废料。

  他可能喜欢的这个人,想和他发生亲密关系,说他不高兴,肯定是假的。换做别人,完全可以顺水推舟,人生得意须尽欢,做就做了。

  可他谢竹星恰恰不是一个会放纵自己的人。

  他不想戳穿王超,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冷眼看着用露骨眼神打量他、抓耳挠腮想和他上床、又不敢明说的王超,一边隐隐窃喜,一边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告诫自己,忍住,别被这缺心眼儿迷惑了。

  他太知道王超有多傻逼了,突然想亲个嘴儿,就为了向别人证明“我和小谢最亲”,现在想上床,说不定就是觉得上床比亲嘴儿更亲。

  傻逼没脑子也能活得高兴,他不能,他要经过接连不断的否定之后才能慢慢确定,他可能喜欢上了这个人,尽管他对和同性发生关系还有一点抗拒,但他也不排斥王超对他做出的亲密举动,如果真的决定了要好好在一起,那怎么样都可以,在做决定之前不行,上床一时爽,上完以后呢?要直面同性恋、队友、事业、家庭、社会压力等等问题,一旦做了决定,开弓就没有回头箭,不能冲动,要考虑清楚,他是不是真的做好准备改写全部的人生计划,就为了让王超空降进来?

  还有一点,他没有想明白,王超头天晚上不管是自愿还是被下药,总之是和女孩儿上床了,回来发了烧睡一觉,醒来就毫无预兆的盯上了他,脑子是怎么突然就转了弯?

  此时王超这模样,显然是又在脑子里飙起了车。

  谢竹星一本正经道:“你快进去吧。”

  王超舔了舔嘴唇,道:“嗯?进哪儿啊?”

  谢竹星:“……”你想进哪儿啊。

  王超回过神来,尴尬道:“那我进去了……你去吧,快去快回啊。”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