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粗大 撑开 紧窄 惨叫 稚嫩的小屁股坐下去

时间:2021-11-22 15:42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吃瓜 >
队友们看到闫佳佳也是有些意外,又因为她的气质和打扮,还都误会了她是王超带来的女伴儿,纷纷离她几丈远。

  她有点难堪,绷着一张脸。

  王超看她出丑就高兴,才不想介绍,就晾着她。

  谢竹星做不出这种事,道:“这是闫佳佳,我的朋友,正好没事儿,就一起来玩儿。”

  队友们虽然还是不太明白来梁玺家为什么要带个女孩儿,怎么看小谢都不是这种没分寸的人,但听说不是王种马带来的女伴儿,对闫佳佳就比刚才亲和了不少。尤其程曜这小孩儿,很少有机会接触这种美艳型的姐姐,觉得新鲜,还主动搭讪了好几句。

  到了楼下得刷卡,王超就给梁玺打电话,梁玺说还在外面办点事儿,又说:“不是吃火锅吗?你带他们去买肉和菜,酒也得买点,等你们买好回来,我差不多就到家了。”

  超市就在小区大门外面,王超就把车停在楼下,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去超市买东西,买了蔬菜、肉和鱼丸虾饺,又买了酒水饮料还有水果,一人手里提了一大袋。男生们照顾穿高跟鞋的闫佳佳,没让她拿东西。

  王超结了账,本来就没打算干体力活,一看只有闫佳佳空着手,就又从谢竹星手里接了一个装蔬菜的袋子提着。长到这么大,他除了学琴吃过点苦,平时什么活儿都没干过,不过就提了这袋蔬菜,刚走了一百多米进小区大门,就觉得手被塑料袋勒得疼,一点都不想提了,又怕被闫佳佳笑话,只好换到另一只手里,脸色臭得不行。

  程曜和闫佳佳有点熟了,像个陀螺一样围着她转,一口一个“佳佳姐”,叫得又甜又亲。

  王超看她不顺眼,连带看程曜这样也讨厌,心情又不好,难听话就到了嘴边:“程曜,你是不是……”

  “你再给梁哥打个电话吧。”不等他说出来,谢竹星插了句话。

  王超朝他撒气道:“打啥啊,刚才不是打过了吗。”

  谢竹星道:“再问问他回来了没有,你手机是不是在裤兜里?把袋子给我提着,你打电话。”

  王超一下高兴了,把袋子给他,摸出手机来打过去,说了两句就挂了,道:“他回来了,正在地下停车停车呢。”

  他俩已经落在后面,离队友们和闫佳佳有五六米的距离。

  他用手肘撞了谢竹星一下,嘿嘿笑道:“真没白对你好,你都知道心疼我了。”

  谢竹星:“……”心疼你个溜溜球,真是自作多情。

  王超摊开手掌给他看,厚着脸皮讨心疼,说:“你看我手给勒的。”

  谢竹星看了一眼,几根白生生的手指被勒得充血,一圈圈的红印。

  ……可真是个废人,能干得了什么。

  他们刚到单元门外,梁玺也从停车场上来了,互相打了招呼。

  梁玺注意到闫佳佳,问:“你们组合还有女孩儿呢?”

  闫佳佳还没开口,王超就说:“这小谢的女朋友。”

  梁玺“哦”了声,也不是真在意,就没多问。

  反倒是队友们神色各异。

  梁玺上台阶去刷了卡,大家跟在后面鱼贯而入。

  程曜是个小绅士,让闫佳佳先进,也不叫姐了,叫了声“嫂子”。

  闫佳佳:“……”

  王超拍了程曜脑袋一下,呵斥道:“乱叫啥啊!”

  程曜委委屈屈的看谢竹星。

  谢竹星:“……”

  里面有个男人在等电梯,手里牵着一条奶白色的松狮犬。

  闫佳佳也是尴尬得没话说了,假装高兴道:“哎呀,好帅的狗狗。”

  王超听她说什么都讨厌,随口接上:“这么胖,涮了吃正好。”

  那男人转头朝他们看了一眼。

  众人:“!!!”

  梁玺抬脚就踹王超,骂他:“你他妈会不会说人话!我看你也挺胖的,把你涮着吃得了!”

  一点都不胖的王超挨了两脚,躲到谢竹星身后,也不敢嘴贱了。

  倒不是怕梁玺再踹他,也没多疼。

  而是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梁玺好好的突然搬家来这个小区了,也明白为什么怕狗的梁玺前阵子突然说想养条狗了。

  这胖松狮的主人,就是上次在SPA会所里,梁玺全神贯注撸管时看的那电影的男主角,柏图——影帝,帅,高冷,全民男神,梁玺的梦中情人。

  但是看样子,梁玺这泡男神的大计,八字都还没一撇,人家压根不怎么搭理他。

  影帝一脸高冷,他们这些还没正式出道的,更不敢搭讪,夹着尾巴安安静静进了电梯,眼观鼻鼻观心,假装什么也没看见。

  只有王超盯着柏图仔细看了看,真人比电影里还要好看,可也太端着了,还是小谢更顺眼。

  晚上吃火锅,几个人围坐在一起,闫佳佳也是卖力表现,在厨房里好一阵忙活,队友们特意把谢竹星左边的位置空出来给她。

  闫佳佳从厨房出来,偏王超去洗了手也正好回来,抢着在那个位置上一屁股坐下。

  闫佳佳:“……”

  坐在谢竹星右边的季杰给她腾了个地方,莫名其妙挨了王超好几记白眼。

  开始涮火锅,锅就那么大,锅里就那么点东西,闫佳佳去夹什么,王超就非抢她的,抢到了,边吃还边故意大声吧唧嘴,最后把闫佳佳气得放下筷子不吃了。

  除了谢竹星,一桌男生纷纷觉得,队长简直太讨厌了。

  梁玺心里有事儿,不怎么想理人,也没怎么吃,就去了旁边打电话,听聊天内容像是他托了什么朋友帮他买狗,过去好几天了,都还没买到合适的。

  到了八点,公司官微发布了Leo王超的个人宣传,几个人都停下筷子,打开手机刷了刷,就连闫佳佳也没忍住看了几眼。

  官微的评论区一如既往的乱七八糟:“钢琴指法这么差,还吹十级,买的证书吧”、“开过眼角,鉴定完毕”、“这组合还有个能看的吗”。

  包括谢竹星在内的队友们都安静下来,等着王超发脾气,按他的性格,不说气得掀桌,至少也要骂几句脏话。

  王超阴着脸放下手机,拿筷子去夹锅里一颗鱼丸,结果那鱼丸特别滑,夹了几次都没夹到。

  大家都盯着那颗不配合的鱼丸看。

  王超怒了,把筷子一扔。

  众人:“……”来了来了!

  王超说:“我来宣布一件事儿。”

  大家都想起他以前练歌练舞练得辛苦时,时常挂在嘴边“爸爸不出道了!”的话,莫非……

  谢竹星也以为他又要说这个,道:“行了,你别胡说八道。”

  王超把手放在他的肩上,严肃道:“谁胡说八道了?你们都听着啊。”

  队友们齐刷刷看着他。

  “小谢,”他拍拍谢竹星的肩,又指闫佳佳,道,“和她,已经分手了。从此以后,婚丧嫁娶,各不相干。”

  队友们:“……”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