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紫黑粗大挺进粉嫩 每晚被做到哭着求饶小说

时间:2021-11-22 15:36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吃瓜 >
  晚上睡觉前,谢竹星又看了一会儿公司官博下面的评论。

  王超因为那些不好的评论而生气,他自己反而没有不适的情绪。他和队友们不一样,他在这个圈子的外围已经打转了两年,对于出道以后会听到外界什么声音,他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

  王超只穿了条内裤,趴在旁边玩手游边骂脏话,玩了一会儿就捧着手机睡着了。

  谢竹星好笑的帮他把夏凉被盖上,他几乎每天睡觉都这样,玩着手机或是正说着话,突然脑袋一歪就睡着,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晕了过去。

  去关了灯,谢竹星也躺下准备睡,放在枕边的手机屏幕亮起来。

  闫佳佳发了条消息给他:“祝贺你,Tomas。”

  他想了想,回了句:“谢谢。”

  这两个字非常客气,也非常冷漠,尤其对方还是他曾经想要求婚的女孩。

  但除了这个,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两人是同学,在学校关系尚可,毕业前闫佳佳主动表白,然后就在一起了,闫佳佳那时还是个很简单的女孩子,情人节送她一束花、一盒巧克力,她都开心得蹦蹦跳跳。后来她得到一个去上海发展的机会,她不愿和谢竹星分隔两地,自己放弃了,回来告诉他的时候,笑着说“谁让我男票长得帅,离那么远我可防不住小妖精”,然后转过身就躲在卫生间里小声哭。他那时就想,他以后一定要对闫佳佳加倍的好。因为他太清楚自己了,那种情况下,如果面临选择的是他,他不会选她,他知道自己并没有很爱她。

  如今距离他们分手也才过去一个多月,感觉上就好像已经分开了几十年,他想起她,内心毫无波澜,分手之初那些被出轨的愤懑也早在这一个月的忙碌里烟消云散。

  他还是愿意记得闫佳佳的好,记得她害羞的在毕业宴上向他表白,记得她素面朝天陪他吃街边摊,记得她陪他一起住没有暖气的地下室,记得她为他放弃过难得的发展机会,记得她曾经真心爱过他。

  但他不会去挽回这段已经破碎的感情,闫佳佳提出分手的时候,他就放下了,他有自己的路要走,是条单行道,他不会回头。

  周二录音,顺利完成。

  当晚发了高思远的个人宣传,还是骂声一片,甚至还有知道高思远黑历史的人出来爆料,骂得更惨,不过没了梁玺加持,转发量和评论量都远不及昨天谢竹星的那条。

  而且梁玺的转发还有后续效应,因为他很少友情转发圈内人的宣传微博,他和Icedream还不是一家公司,所以昨天那条转发让他的粉丝们都很意外,即而对谢竹星产生了浓厚兴趣,甚至YY起了两人的关系,脑补出了大神恋上小鲜肉,谢竹星那条宣传博的评论瞬间变成了耽美段子区。

  因为梁玺在转发里叫谢竹星小火车,所以这对CP被命名为“洗车”。

  高思远比较着两条宣传博的热度,一脸掩不住的嫉妒。

  季杰和程曜被那些段子打开了新世界,一惊一乍的小声讨论。

  杨萧穆本来就是个哈哈党,不停的哈哈哈哈。

  谢竹星有点尴尬,但也说不出什么。

  只有王超一脸古怪,和大家一起看了一会儿,就站起来出去了。

  他打电话给梁玺,梁玺一接起来就发火:“是不是又想我转发今天那个队友?不管!”

  王超道:“不用你转,我就跟你说个事儿。”

  梁玺不耐烦他:“快说,我忙着呢。”

  王超道:“你忙啥啊忙?我就跟你说说,小谢他喜欢女的,你可千万别看上他啊。”

  梁玺只骂了句:“滚蛋!”就挂了电话。

  王超不明白,梁哥叫他“滚蛋”是啥意思,那是看上小谢了还是没看上?

  他早就知道梁玺喜欢男的,也知道梁玺有喜欢的人,还单相思了好多年,但是小谢长得也不比那人差多少,万一梁玺看了评论里那些段子,再看上小谢可就不好了。

  那些粉丝也是有意思,还洗车CP,洗他奶奶腿儿去吧。

  周三拍MV。

  正是炎炎夏日,配合组合名字,MV的场景选在冰激凌甜品店和泳池,后期剪接在一起。

  甜品店这一part,镜头是观众视角,来这家店里买冰激凌,里面有六个帅哥服务生,成员们被设置了不同的情节和人设,谢竹星是暖男接待员,高思远是酷哥点餐员,季杰和程曜是两个甜萌的甜点师,杨萧穆是俏皮收银员,王超是优雅的钢琴师,虽然看似背景,但他的镜头最多。

  MV的表演也不需要太多技巧,对着镜头耍帅就行了,拍摄进行的很流畅,下午两点多结束,集体转移场地去泳池。

  鲜肉组合的圈粉目标还是少女为主,场地虽然在泳池,但也不露肉不走性感风,服装是热带风情的花衬衫、沙滩裤、光着脚。

  这一段的内容比前面随意很多,就是几个人围着泳池打打闹闹,跳进池子里溅起水花,打个水仗之类,冰激凌店要表现的是安静恬美,这里要表现的是热情洋溢。

  刚开始还是有点放不开玩,他们之前一直忙着集训练歌练舞,很少在一起打闹,过了好大一会才进入状态,也不知道谁先动了手,把王超推下了水。

  王超毫无防备,差点呛着,就有点来气,把湿了的头发撩起来,站在池子里骂脏话:“找死啊!谁他妈把爸爸推下来的!”

  大家一时冷场,导演都愣了。

  谢竹星拿了把水枪,对着他开了一枪,喷了他一脸水,说:“是我推的,怎么着?”

  看是他,王超顿时不气了,转头叫道具师:“快快快!给我把枪!看我射不死他!”

  道具师忙扔给他一把,他还没灌进去水,谢竹星又射他。

  他一边灌水一边骂:“小谢你完了!你完了!等我填上子弹,你就完了!”

  谢竹星招呼队友,低声道:“你们还愣着干嘛?平时哪有机会打他?”

  大家:“……”小谢哥说的对啊!

  于是大家也加入进来,很快混战成一片,这下才是真的高高兴兴的玩闹了起来。

  导演也放下心来,高高兴兴的继续指挥拍摄。

  一直拍到夕阳西下,准备收工。

  谢竹星和队友们一起向导演和工作人员们道谢,王超还泡在池子里,趴在池沿喊:“都别急着走啊,晚上我请吃烧烤!”

  在场的人不是都知道他什么背景,但也都看见他来时开的法拉利了,也没人跟他客气。

  工作人员忙着收拾东西,队友们要去换衣服,谢竹星叫王超:“别泡着了,去换衣服。”

  王超道:“外头热,水里还挺舒服的,我歇会儿再去,你等会儿我。”

  谢竹星便对季杰他们道:“你们先去吧。”

  队友们走了,他过去,坐在池子边,小腿和脚泡在水里。

  王超闭眼假寐,又把一只手搭在谢竹星的大腿上,嘟囔说:“你可别自己偷偷走了啊。”

  谢竹星“嗯”了一声,注意力被搭在腿上那只手吸引了。

  不知和从小弹钢琴有没有关系,王超的手长得非常好看,指节细长,指甲饱满,玩了一下午水,被泡的异常白嫩,除了略大一些,几乎宛如少女。

  谢竹星抬起眼,望向远处,天边的残阳彤红似火,余晖洒在水面上,被夏末傍晚的微风吹起一圈圈的橘色涟漪。

  他把放在他腿上的那只手拿开了。

  王超睁开眼。

  谢竹星道:“走吧,你不是要请吃烧烤吗?大家都等你。”

  王超来回扭了扭脖子,双手撑着池沿,哗啦一声爬了上去,觉得花衬衫粘在身上不舒服,也不解扣子,拽着后领直接套头脱了下来,拧着水抱怨:“马上就九月了,还这么热。”

  谢竹星看了他胸口一眼,也觉得有点热。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