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紧窄撕裂娇嫩哀嚎惨叫 糟蹋 折腾 撕裂 疼 死 哀求

时间:2021-11-22 15:33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吃瓜 >

  吃完饭散了,除了王锦以外,都喝了酒,王锦负责送梁玺回家,王超叫了个代驾。

  “梁哥,明天晚上八点我们公司官微发小谢的个人宣传,”王超对梁玺道,“你记得转发啊,顺便夸夸小谢。”

  梁玺不耐烦道:“一晚上说了七八遍,你再啰嗦我可就不管了。”

  他和王锦走了。

  王超搭着谢竹星的肩,不太确定的回忆道:“我真说了有七八遍啊?”

  谢竹星:“……四遍。”

  王超说:“我就觉得我没说几遍,明天晚上他要没转,我再给他打个电话。”

  谢竹星道:“还是别了,毕竟他和咱们不是一个公司,转发这个不一定方便,转就转了,要是没转,你也别去麻烦人家了。”

  王超用力拍他背一下,说:“他微博粉丝两千多万呢,随便转转都比公司买的营销号好使,你是不是傻啊?”

  谢竹星:“……”你个傻子说谁傻呢?

  他当然知道有梁玺帮他轮热度是天大的好事儿。

  刚才整个饭局里,除了刚见面时,梁玺和他正面打了招呼,后来都没怎么注意过他,王超介绍他全名,梁玺也没往心里去,走时道别想叫他名字,只叫了“谢……”就卡住,最后还是随着王锦叫了“小谢,有空再一起玩儿。”

  在梁玺眼里,他就是跟着王超一起来吃饭顺便混脸熟的路人,连记名字都嫌费事儿。像王超那种“小谢人特别好”的幼稚吹嘘,成年人根本听不进去,梁玺和王锦都不会因为王超几句话就觉得他“特别好”。梁玺两千多万粉丝,有个风吹草动都要上头条的腕儿,随便发条微博,商业价值保守估计也在六位数,凭什么为他“随便转转”?还不是看在王超的面子上。

  王超和梁玺是从小就有的交情,这种人情欠得起。可他能拿什么还王超的人情?

  最要命的是,他很清楚王超这样帮他,根本就没想是卖他什么人情,这家伙脑子里就没有这种弯弯绕绕——就是想对他好。

  像个傻子一样。

  代驾来了,两人坐在后排一起回家。

  谢竹星只喝了一点酒,基本没有影响,王超喝得多,没醉,就是累,车一开,就靠着谢竹星打了一路盹儿。

  回到家进门,王超脱了鞋,也不穿拖鞋,光着脚往里走,抱怨天气热,顺手脱了T恤,往沙发上一瘫,颐指气使道:“小谢,给我拿罐啤酒。”

  谢竹星去冰箱里拿了罐冰啤酒,拉开给他。

  王超就瘫坐在那喝了几大口,打了个百转千回的嗝,然后笑嘻嘻的说:“我要在家敢这么打嗝,我二哥又得掐我。”

  他裸着上半身,谢竹星看了眼他的腰,他挺白的,腰上被掐出来的印儿格外醒目。

  谢竹星道:“你二哥看着斯斯文文,下手也是够狠的。”

  王超道:“他和我大哥是俩性子,我大哥直来直去的,揍我就直接揍,他不是,对我好的时候可温柔了,去年我肾结石住院,刚开始他还又给我买好吃的,又叫同事帮忙照顾我,结果和同事聊了几句,说翻脸就翻脸,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抽我,一点面子都不给。”

  谢竹星莫名道:“为什么好好的揍你?”

  王超把空了的啤酒罐捏扁了,道:“因为我那结石是累出来的,他同事告诉他说我腰肌劳损,肾亏了。”

  谢竹星:“……”

  王超不以为耻,反而炫耀起来:“我那会儿刚毕业,特无聊,刚好有个朋友介绍了对双胞胎给我,说是试过,挺好的,我就带她们去塞班岛玩了几天,玩得有点过,其实那姐妹俩长得就那样,可胸是真大,妹妹特别会叫……”

  谢竹星听不下去,站起来道:“我洗澡去了,明天还得早点去公司。”

  王超还在后面说:“你害羞啥啊,都是大老爷们儿,不就那回事儿吗?”

  剩下王超自己,边喝酒边又回忆起那对双胞胎姐妹,就有点心神荡漾。

  谢竹星洗完澡出来就推开卧室门进去,王超也跟着进来。

  他坐在床边,王超也坐下,想挨着他,他往旁边躲了躲。

  王超不满道:“你干嘛呀?脸皮咋比纸还薄?”

  谢竹星懒得理他,只顾着自己擦头发。

  王超道:“小谢,咱俩试试那个吧?”

  谢竹星道:“哪个?”

  王超竟然说:“男生宿舍不是经常互相打飞机吗?咱俩试试啊。”

  谢竹星:“……谁告诉你男生宿舍这么无聊了?”

  王超还一脸意外,道:“不打吗?”

  谢竹星:“……”

  他无比别扭,他俩晚上还睡一张床,不别扭才怪。

  他问:“以前你和别人试过?”

  王超道:“没有啊。”

  他一脸坦荡,不像说假话。

  谢竹星怀疑道:“那你说什么男生宿舍都那样?”

  王超道:“我以前又没住过宿舍,我听别人说的,说同宿舍的男生经常互相帮忙。”

  谢竹星无语道:“这谁跟你胡扯的?”

  王超说:“就有个同学说的呀,他说男生宿舍那样是常事儿,他还叫我一块儿试试。”

  谢竹星:“……后来呢?”

  王超道:“我正好那天没心情,就没试。”

  谢竹星看看他的脸,又看看他露在外面的上半身,脸是好看的,身上也细皮嫩肉,皮肤还白,平时喜欢跟个小孩儿似的哼哼唧唧,跟谁亲就整天粘在谁身上。

  王超也低头看看自己,道:“你看啥呀?”

  谢竹星道:“你那同学是不是同性恋?”

  王超:“……啊?”

  谢竹星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是不是傻逼啊?除了基佬,哪个男的乐意摸别人的那个?”

  王超一脸懵逼:“……不会吧?他有个比他大好几岁的女朋友,我见过啊,长得还挺好看的。”

  谢竹星道:“你跟他还有联系?”

  王超记起旧事,愤愤道:“早他妈不联系了!他那女朋友跟你前女友似的,特别能花男人钱,他养不起,就来骗我钱,今天说他爸出车祸,明天又说他妈生病了,我觉得跟他关系不错,也不差钱,就借钱给他,后来才发现全是胡编的,就揍了他一顿,绝交了。”

  谢竹星:“……”

  王超道:“想起这人就来气,当时我对他也算掏心掏肺了,跟对你都差不多,结果他从一开始就把我当冤大头。要不我不待见高思远呢,就是吃了那次亏,再遇见这种人,我听他说几句话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鸟。”

  他又来搂住谢竹星,说:“我要早点遇见你就好了,你跟他们都不一样。”

  他是真的觉得小谢和别人都不一样,除了家里人,就数小谢对他最好,还不图他的钱,也没打听过他家里啥背景。

  谢竹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又想起他刚才干过什么,看看他放在自己肩的手,道:“你洗手了吗?”

  王超道:“我洗了,不信你闻闻。”

  他把手往谢竹星鼻子底下送,谢竹星忙抓住他手丢开,道:“滚,谁要闻这个。”

  王超自己闻了闻,说:“真洗了,没味儿。”

  谢竹星越看他越觉得他是个傻逼,说:“男生宿舍不会互相打飞机,你以后也别老跟男的搂搂抱抱,腻歪不腻歪?我是知道你喜欢女的,别人不知情,以为你是弯的,尤其遇见你同学那种,想占你便宜,你还当人家跟你亲呢!”

  王超觉得他这话有点看扁自己,不服气道:“你还说我?你整天又叫我起床又给我买早饭还给我洗衣服,我是知道你喜欢女的,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弯的,想跟我搞对象呢!”

  谢竹星:“……”

  他就是真弯了,也不想跟这傻逼搞对象。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

火一把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