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和两个美丽的老师双飞 黑色蕾丝丝袜老师好紧好爽

时间:2021-11-25 09:56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柳玉茹认出来的是江柔,她略略迟疑后,终究还是起身来,打算给江柔行礼。江柔赶忙按住她,同她道“难受就先躺着吧,我们家没这么多礼数,我让大夫来给你看看。”

  柳玉茹是没什么事儿的,但她此刻内心一片麻木,也不想遮掩,便躺在床上,让江柔招呼了大夫来,给她诊了脉。

  大夫细细诊断了一下,倒也没说她现在是怎么了,只说了一下她身体之前一些不大好的地方,说要调养。

  江柔也没多说,点了点头,让大夫去开方子后,让人给她准备了吃的,然后便转过头来,静静看着她。

  江柔的大丫鬟见状,便领着所有人出去,房间里也就剩下了婆媳两个人,江柔打量着柳玉茹,柳玉茹此刻的模样,绝对算不上好,哭了一夜,妆都哭花了,眼睛也哭肿了,看上去死气沉沉,完全不像一个新娘子。

  江柔叹了口气,给柳玉茹掖了掖被子,慢慢道“昨夜你和九思,是怎么了”

  柳玉茹垂下眼眸,并不出声,江柔猜测着道“是九思同你说了胡话了吧”

  柳玉茹还是不言语,江柔看着柳玉茹的样子,却是笑了“我去提亲前,同谁打听,别人都同我说你是个大家闺秀,守着规矩。怎么今日嫁到我家来,却不是这样呢”

  “顾夫人,”柳玉茹终于出声了,她平静道,“我本是不愿嫁的。”

  江柔愣了愣,她却是没想到有这么一句的,好半天,她才回了神,有些迟疑道“可可我提亲时,你姨娘同我说,你心慕九思。”

  柳玉茹嘲讽勾了勾嘴角“江夫人又不是不知我家情况,我姨娘说的话,这也能信”

  “但你爹就在旁边啊,”江柔整个人有些懵,“你家你”

  她一时不知怎么说下去了,她是知道柳家内宅不平,但是柳宣在外素来还算个懂事的人,她消息里,柳宣虽然宠着张月儿一些,但是对子女却是并不怠慢的。至少柳玉茹这些年来,吃穿用度,作为嫡女该培养的,都没落下过。儿女都是父母的心头肉,更何况柳玉茹还是嫡长女,父母对第一个孩子总是感情深一些,就像她将顾九思放在心尖尖上,怎么想都想不到,柳宣怎么会做出这事儿来

  放着妾室在女儿的婚事上浑说,都不阻拦一二的吗

  江柔一时心里也有些动怒,她压了脾气,怕吓着柳玉茹,尽量温和道“那我问你,你家与叶家,到底有没有结亲”

  “是打算结亲的。”柳玉茹实话实说,神色麻木道,“叶老太太亲自上我家说了媒,家里也已经同意了,只等叶大公子乡试归来,便上门提亲。”

  “这简直是荒唐”

  江柔听得这话,忍不住怒喝出声来。

  柳玉茹抬眼看了看她,江柔站起身来,在屋中来来回回走了几圈。

  花了这么大工夫成的亲事,儿子不愿,姑娘不喜,还生生得罪了叶家。

  江柔闭了眼睛,她深深吸气,算是明白柳玉茹如今的态度。她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克制着喝了口水。

  缓了许久,她终于冷静了下来,事儿已经发生了,小的怕是比他们还慌,她抬头看了一眼神色麻木的柳玉茹,心里有些怜悯。她犹豫了片刻,回到柳玉茹身前来,斟酌着用词,迟疑了半天,才瞧着柳玉茹,慢慢开口道“柳姑娘,这事儿是我们顾家不够谨慎,没有及时查明你与叶家的婚事,这个错,我给你赔个不是,还望见谅。”

  柳玉茹没说话,她其实是有些诧异的,可这样的情绪很淡,淡得她无法去为止产生任何波澜。她垂了眼眸,平淡道“这样的私事,本也不足为外人说。夫人便算有心,也难以知道真相。当是我家告诉夫人事情,此事我并不责怪夫人。”

  江柔瞧着她的样子,便明白也是个懂道理的姑娘。她虽恼恨柳宣,但却无法将此事迁怒道柳玉茹身上来。

  她看着柳玉茹,叹了口气,接着道“只是如今事情已经这样,柳姑娘如何打算”

  “我能如何打算”

  柳玉茹苦笑“亲定了,婚成了,我难道还能让顾九思真把我休了不成我来了顾家,便是想好好过日子的,我还有什么可以选”

  江柔沉默着,听着柳玉茹深吸了口气,似是说得极为艰难“可是不是我不过,是顾九思他不过啊”

  “顾夫人,”柳玉茹红了眼眶,“他新婚之夜便说要休了我,如今又不见了人影,你让我如何过下去”

  “我本都认了命了,嫁给他这样的人,我这辈子也没有多指望什么,可是至少要让我把日子过下去,他若真的休了我,这便是逼着我去死啊”

  江柔静静听着,她揣摩着柳玉茹的话。

  十几岁的小姑娘,那言语里的嫌弃都不带半分遮掩,江柔不由得苦笑“所以,玉茹,你是想让我们帮你把顾九思找回来吗”

  “找回来又做什么”柳玉茹无奈,“找回来了,再跑一次,再找再跑,多来几次,我跟着他成着扬州城的笑话吗”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江柔继续问着,柳玉茹摇着头。

  她也不知道怎么办。

  她什么都不想了。

  “就这样吧,”她沙哑出声,“我认命了,他就是这样一个人,爱去哪儿去哪儿,爱做什么做什么。顾夫人,您就让我留在顾家,多吃一口饭,就这样吧。我不想再算了,不想再理会了”

  “我受不了了”她低泣出声,“受不了了啊”

  一次次被命运捉弄,一次次反复无常。

  她本以为康庄大道就在眼前,却骤然就跌进了深渊。

  她小心谨慎活了这么多年,最后到头,却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她不想争,也不敢争了。

  江柔看着趴在床边哭着的姑娘,忍不住叹了口气,她抬手轻拍着柳玉茹的背,并没有说话。

  这种无声的安抚让柳玉茹哭声小下来,她慢慢抽噎着,过了好久后,听江柔道“柳小姐,哭够了便停下,哭过了,当重新站起来才是。”

  柳玉茹没有说话,江柔扶起她,让旁边人给她递了帕子,看她擦拭着眼泪,江柔慢慢道“我知道你心里苦,但是人跌倒了,要么站起来,要么躺下去。站起来难,但站起来了就能继续走,躺下去容易,可躺下去了,路也就走到头了。”

  “道理谁不知道呢”柳玉茹自嘲,“可是顾夫人,这条路,我瞧不见啊。”

  江柔沉默了片刻,好久后,她慢慢道“我知道你对九思不满,觉得他纨绔子弟,一无是处,同叶世安比起来,他似乎的确不是个好丈夫的人选。”

  “我说这些话,并非偏袒我儿,只是你回不了头,顾家也回不了头,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我希望这场婚事是结亲,不是结仇,所以你要是愿意,我便同你说说我的想法。”

  “夫人请说。”

  “我儿的确是纨绔子弟,不如叶大公子上进,但本性纯良,一直以来,从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除了好赌,其他多有节制。他从不沾染女色,外界盛传他在青楼为花魁一掷千金,那也是他为好友所掷,他如今年仅十八,但其实感情上至纯至善。他想要的妻子,是一生一世一双人,比起当今许多男子来说,至少感情这件事上,他不会亏待妻子。”

  “感情真挚,于喜欢的人而言,那是蜜糖,于不喜欢的人而言,便是。他如今要休我,不就是因着感情真挚吗”柳玉茹苦笑,“那我倒宁愿他能花心一些,至少留我一条生路。”

  “可感情这事儿,哪里有上来就喜欢不喜欢的呢”

  江柔笑了笑“这世上多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便就是我,也是掀起盖头那刻,才得见老爷是个什么样。能在婚前便相知相许的,若非因缘际遇,便是逾越礼教,那么多夫妻,也是成了亲,日复一日相处着,才生了情谊。”

  “九思过往没有喜欢的女子,他甚至与女子都没有说上几句话。我们之所以觉得他喜欢你,便是你是他唯一说过喜欢要娶的姑娘,纵使这是误会,可感情这事上,你也比其他姑娘早了一截。”

  柳玉茹垂了眼眸,江柔看出她不情愿,便道“我不是让你去讨他欢心,我是希望你别为难自己。你先看看这个孩子,你得认可他,觉得他并非一无是处,你方才有走下去的路。若你心里想着他已经无药可救,你厌恶他,憎怨他,那你打算日后怎么办当真就把自己关在这屋子里过一辈子么”

  “你若真这样做了,那是你自个儿为难自个儿。”江柔叹了口气,“你这样,你受的委屈不会结束,这辈子也就这样搭上了。”

  柳玉茹眼泪无声,江柔有些无奈,她接着道“我并不指望说你一定要与我儿互相喜欢,你不喜欢他,我也能理解。可是我希望,你来了顾府,就用心去过。能帮你的,我都会帮。今日九思去了春风楼,这是你与他第一桩矛盾,你今日如何选择,如何做,就是你们两婚事未来的路。你打算如何做,你可以告诉我。”

  柳玉茹听到这话,整个人都在颤抖。

  春风楼

  新婚第一日,他竟就去了春风楼他将她的颜面置于何地他这是要让她成全扬州的笑话

  “顾夫人说你会帮我,那你要如何帮”

  “这取决于你要我如何帮”

  “我若要夫人此刻就去帮我把顾九思带回来,狠狠的罚呢”

  “可以。”江柔神色间没有半分迟疑,柳玉茹唇微微一颤,江柔抬眼看她,“还有呢”

  “顾夫人,”柳玉茹沙哑出声,“这是您儿子,您这样帮我,我不懂。”

  “玉茹,”江柔抬手将头发挽到耳后,“我说过了,我想结亲,不想结仇。九思在这事儿上不对,我不会偏帮,顾府既然让你当了少夫人,不管是怎么回事,阴错阳差也好,骗婚也罢,你姑娘抬到了我家,我便会尽我所能让这段姻缘往好的地方走。人一生总会遇到不顺,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遇见的时候,往好的地方走过去。”

  “其实说句实话,以我私心来说,你嫁入顾府,只会比叶家更好,不会更坏。只要你愿意好好过。我与你公公性格宽厚,你不需要有什么规矩,你日后想管理中馈、经商、读书,我都可以教你。九思的性子,他若不休你,就绝不会纳妾,后院必然安稳。而他性格纯良,会在成亲后上春风楼,一来也是他不知道你处境,只当你与他爹合谋骗他,二来他想找他爹麻烦,但他不懂你的苦处。可是你只要告诉他你的苦处,他便会承担这个责任,替你想办法。”

  “你不要断然否定这门婚事,”江柔淡然出声,“你至少试着去了解一下,九思是个怎样的人。”网,网,大家记得收藏或牢记,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