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看镜子里的你有多荡 是不是想被C很久了阅读

时间:2021-11-23 09:54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寂黑的夜晚,时空局大楼灯火通明,就在三十秒前,一级警报响起,设备出现重大事故。

  “今晚到底是谁在值班!”局长衣衫不整,眼布血丝,显然是从家中匆匆赶来。

  工程师面色更是青白,有种死了爹妈的惨象,面对领导的质疑,他颤抖着嘴唇说了一个名字:“时工……”

  局长神色恍惚,探头问:“你说什么?”

  周围有人哭出声:“是又青,今晚是她巡值,掉到时空井了。”

  局长面色肉眼可见的难看起来,半晌,他面颊肌肉微动:“……几号井?”

  “□□7。”死亡之井,最高危险级别。

  话音刚落,局长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三日后,全局肃穆,大家站在广场上,一起为这位天姿非凡的年轻工程师举行了葬礼。

  也是在这一刻,好多刚调来此处的新人才知道,原来十年前那个享誉科学界,又如流星般消失的天才,落在了这里。

  时又青,脑域天赋者,社恐人士,从十五岁开始研究黑洞天体,时空局成立的最重要奠基者之一。

  曾有权威媒体预言,她将成为人类第四次科技革命的领军人物。

  可惜,天妒英才,一个小小的意外,断送了一切。往后若是有后人要怀念她,或许只能去翻阅那些她留下的珍宝文献。

  “老大,老大,你醒醒哦。”

  “醒醒啦,老大。”

  “老——大——”

  时又青觉得好吵,她正在查看粒子波,总算看出点门道,可惜随着这莫名出现的干扰信号越来越强,刚观察到的样品逐渐消失。

  “滚。”时又青睁开眼睛,淡淡开口。

  耳边一静,却又不是完全的安静,有吵闹声从不远处传来。

  不属于时空局应该出现的声音。

  时又青凝神看去,周围的事物一点点映入眼帘。

  她在间房子内,大约十二平方,布置极为原始,土炕,木桌,唯一的一扇窗户上,贴着歪七扭八的“喜”字。

  她闭上眼静静感受,随即再睁开,一向古井无波的眼眸出现一抹震惊。

  她抬起一只手,做了个手势,一颗浑圆的发光体颤颤巍巍出现在她眼前。

  “老,老大。”

  “你是谁?”时又青看着它,很陌生。

  被问及身份,发光体停止颤抖,鼓足勇气开口:“我是您的曾孙子啊。”

  时又青深吸一口气,黑眸中聚起风暴。

  “不不不,您别生气,您还记得您十四岁时做的垣体3号吗?”

  “你是小三?”她记得这个被她当做辅助数据库的智能生命体。

  “不是,爷爷被您扔进回收门,和别人结婚了呀。”

  时又青被它解释的晕头转向,索性一把抓过来,研究起来。

  要说她能得天才称号,总是有跟别人不同的地方,譬如现在,别人可能需要借助仪器才能分辨数据库的内容,时又青却不必如此。

  超高的脑域开发,让她全身上下的神经末梢都与众不同。

  徒手分辨数据,她经常做。

  “哎呦,您慢点,别挠那,痒痒。”曾孙子滚成面团,哈哈直叫。

  时又青被这恶心的声音止住了手下行动,好在她也明白了来龙去脉。

  她掉进了时空流,这个时空流还出现了很多bug。

  而跟来的这个小三它孙子,其实是小三的在回收门中,和其他智能数据团的衍生物。

  只是不知为何,能跟她来此。

  “老大。”有了亲密接触,小小三甜甜呼唤一声。

  “现在您都知道啦,快点想办法,咱们回去吧。”

  时又青嫌弃看了它一眼,“不急。”

  “为什么不急?”小小三疑惑。

  “这里不对劲。”她刚才翻看小小三时,有了几处意外发现。

  第一,这里早已脱离了她曾经所处的时空,想要回去,困难程度无法估量。作为一名享受赞誉的工程师,面对困难,必须平视且客观对待,才能做出最优选。

  解决方案也很好找,找个能量载体,只要获得足够多的能量,便能辨别出回程数据,到时一切困难迎刃而解。

  至于小小三,可以充当能量载体媒介外,还有一个意外的功能,它貌似比自己多了一份时空能量牵引,从它身上,她可以知道原身本身的时间流数据,也就是那些未来会发生的事,俗称bug数据。

  “以后你叫小三。”时又青突然开口。

  “啊?”小小三惊喜不已,怎么就夺了爷爷的称号呢。

  努力压下内心的暗爽,它扭捏道:“不好吧,爷爷知道了,可能会不高兴。”

  时又青是社恐没错,却不是社交白痴,只是厌烦人际交往带来的无用消耗。

  当然现在关乎生存,一切就不一样了。

  “放心好好干,等回去了还有好事等你。”

  简简单单一只饼,小三立刻想也不想发下重誓。

  确定了追随地位,它也不藏着掖着。

  “老大您果然慧眼如炬,这个世界很不正常……”

  通过小三的解释,时又青明白,她来到了第二次科技革命爆发后的八十年代。

  作为学霸,她从文献中了解过这个年代的属性,比封建奴隶社会好很多,得益于此代拥有优秀领导人,人民生活渐渐好转,思想逐步开化,科技也得到了全面发展。

  而她,就是这个时空的一个大bug。

  原主从小就是孤儿,被人贩子琇婶带在身边,因为长得好看,本来想卖个高价。

  但随着原主越来越大,这孩子的机灵劲也越来越明显。最重要的,原主记性很好,鬼主意很多,琇婶害怕送出去坏事,索性自己养着。

  等到十八,这孩子已经把自己一肚子坏水学会,琇婶也歇了送她走的念头,打算让她养老。

  养老需要钱,琇婶年轻时差点被抓到,东躲西藏了很多年没有搞事,现在积蓄耗干,养女也长大,打算重新出山,不过却被原主劝住了。

  人贩子人人喊打,风险极大,划不来。

  还不如直接骗来的爽快,琇婶本来不同意,不过在听完原主的方案后,觉得自己不用出面,只用收钱,倒也是个省心事。

  刚好考验下这孩子能不能成事,不能了早早找人嫁了换彩礼。

  经过两人合算,决定还是从彩礼下手,只不过不是一锤子买卖。

  她们找了一家婚姻介绍所,把原主挂了上去。

  她虽然没学历,家里穷,不过她这张脸却是罕见的好看,再加上身体健康,便足以掩盖所有不足。

  不出一个礼拜,就有四五家找上门。

  原主和琇婶挨个考察,决定这第一桶金,从冤大头徐家掏。

  这个徐家和别家不同的是,要结婚的徐家小儿子徐军当兵受伤,抬到大城市治病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

  徐老太抱孙心切,得知小儿子不是什么大病,就开始相看媳妇,本来没那么中意原主,但看到原主很抢手后,生怕错过这村没这店。

  再加上一打听,原主只有一个快要入土的老母亲,没有兄弟在后面拖累,问题不大。

  就这样,徐老太拽上其他几个已经成婚的儿子,得罪了一票儿媳,凑了两千块的高价,将媳妇娶回家。

  而此时,就是原主第一晚上到徐家。

  按照计划,她当晚就会在琇婶的接应下逃出去,徐老太知道后会气倒,三天内咽气。

  一个礼拜后,徐军回来,一同回来的还有在大城市认识的护士女朋友。

  一家人报了警,可惜原主早已不知所踪。

  不过这笔账,却被徐家人记住。

  至于原主,逃出去后和琇婶打算分锅,她非常清楚自己优势在哪,没有必要拖着这个老不死一起。

  琇婶当然不干,争执时,琇婶磕到了后脑勺,一命呜呼。

  原主见此很慌乱,但也很快镇定下来,处理了尸体,她带着钱,来到了南方A市稳定下来。

  显而易见,她是有野心的,她没有轻易选择嫁人,反而靠着聪明的脑袋和姣好的脸蛋,周游于男人之间,最后做成自己的企业,成为A市著名女企业家。

  本来大山深处的徐家是不会想到电视上那个光鲜亮丽的女人就是家族曾经的耻辱,偏偏徐军的二嫂记忆力好,觉得不对嘀咕了几次后,把这事给徐军的护士老婆说了。

  这女人父亲是医院院长,有一定关系,她委托父亲试着调查,这不调查还好,一调查才发现,原主问题非常大。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护士联络了那些被原主得罪的对家,重拳出击,在即将进入两千年时的严打期,直接将她定义为典型。

  原主被判了死刑,她的人生经历上了新闻,震惊全国,充分演绎什么叫人性之恶,一直到很多年后,她的案例还出现在教科书上。

  不出意外,她的名字会以这样的形式,一代一代传下去。

  “有人来啦。”小三晃了晃身体。

  小三话落,木门被敲响,一个膀大腰圆的女人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小碗白面。

  “大妹子,饿了吧。”女人笑是笑着,只是那双倒三角眼没遮掩好,上下打量着时又青,眼里全是妒忌。

  这是徐家大嫂单秀芹,徐老太之下最能说上话的女人,徐家利益最坚实的拥趸。

  小三跳到时又青肩头,准备看戏。

上一篇:分羹(1V2)H 只想和你睡五花肉PO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