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分羹(1V2)H 只想和你睡五花肉PO

时间:2021-11-23 09:42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宋寒生是想到了,是,姜语柔买通了刘婶,是刘婶下的药让苏渺肚子里面的孩子没的。

  可苏渺也是杀死这个孩子的帮凶,说是帮凶倒不如更准确的来说是始作俑者,她一步步开始算计,从答应他会怀孩子那一刻起,她就已经算计到了这一天。

  不然她也不会忍着流产的痛,直到孩子彻底流干净了才被送去医院。

  不得不说,苏渺这个人多狠的心,拿一个孩子来算计,还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

  苏渺轻描淡写的说道:“不过一个没成熟的胚胎而已,你伤心什么?照我说不过就是一颗跑的快的小蝌蚪,不知疼痛,何况伤身体的也是我,你就想想你这么多年,青春期扔在垃圾桶里的手纸,一样的,所以用不着可怜。”

  宋寒生最受不了她这么冷嘲热讽,眼睛又红了几分:“这一切是不是你早就算计好了,从你怀孕开始,”

  “你不是猜到了吗?你这么聪明问我做什么?”

  “苏渺!”宋寒生冲她怒吼,“你就这么恨我?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赔上一条孩子的命?”他说话断断续续,隐带哽咽,就像喉咙里插着一根鱼刺。

  苏渺眼睛睁的大大的,看到宋寒生在哭,脸上已经满是泪水。

  这样的一幕是她早就期待的,多好看的画面,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睛像是被火灼伤烫到了,也变得热了起来。

  “宋寒生我当年为什么会入狱?是因为我捅了你29刀,我多恨你啊,我宁愿把自己送入监狱断了未来也要离开你,你还要把我绑在身边,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宋寒生握住她的手,突然埋在她的手里,肩膀不停战栗:“苏渺,你不是答应过我,会好好的生下孩子......会忘记过去,和我好好过的吗,你前不久刚答应过我的不会伤害这个孩子......为什么说话不算数。”

  “你不也说话不算数吗?”苏渺抽回自己的手,宋寒生脸上的眼泪落在了她的手背上她嫌脏,在被子上蹭了蹭,蹭干净。

  “我是你养大的,这些不也是跟你学的吗?宋寒生我早就说了我不欠你什么,两年监狱该还的我早就连本带利的还干净了,你想要我给你生孩子简直是痴心妄想,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死一双。”

  苏渺表情平静,她看着眼前陷入悲痛的男人,眼睛里的阴冷不容忽视,她阴恻恻说道:“你要是实在怀念这个孩子,不如把那张染上血的毯子给裱起来放在你床头,你好看着每天思念,哈哈哈……”

  宋寒生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扼制住她的笑声,可他的手一直在抖,根本使不上力气。

  苏渺双眼腥红,脖子被人掐住,忍不住咳嗽了两声,牵扯到了肚子,疼得她倒抽了口凉气。

  她无畏地看着宋寒生,哑着嗓子说了句莫名的话:“倘若有天我和姜语柔同时掉进水里你会救谁?”

  宋寒生一时间愣住。

  又听苏渺说道:“当初你说的是不知道,现在我看你是做出选择了。”

  宋寒生要姜语柔不要苏渺。

  “我会把刘婶送去监狱里的。”

  “就没了?”苏渺挑了一下眉。

  这件事,宋寒生无法原谅姜语柔和刘婶,也无法原谅自己,更无法原谅苏渺的狠心。他是做了很多对不起苏渺的事,可孩子是无辜的,这两个月来的平静,苏渺的伪装出来的温柔,几乎让他忘记了苏渺曾眼不眨的捅了他29刀,如今假象被打破,苏渺再度变回了当初的模样。

  俩人如今对视,就像是关在一起的困兽,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苏渺,如果刘婶和姜语柔都完了,那我们还有没有可能?”宋寒生掐着苏渺的下巴的问。

  长得好看的人声音也好听,上天总会给优秀的人更多优越,此时宋寒生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声音像是一道电流穿过苏渺的耳朵,隐带蛊惑。

  苏渺不吃他这一套,因为她下巴被宋寒生这个畜生捏的很疼,忍不住开始皱眉。

  她脸上对宋寒生的厌恶连痛苦都盖不过去,苏渺虽然没吭声,但她每一个表情都好似在回应宋寒生,他们之前没可能了。

  铺天盖地的燥火似乎要把宋寒生给烧死,看着她视死如归的表情,宋寒生悲伤到极致过后竟然是笑了出来。

  他压着她,不顾苏渺刚流过产的身体,更不顾这里是医院,强行的就把她给要了。

  这里是医院,门没有被反锁随时都会有人进来,苏渺开始挣扎,可是她的所有力气在宋寒生这里全都石沉大海。

  宋寒生将她双手压过头顶,强迫她抬起头,他靠在她耳边,耳鬓厮磨明明看起来那么的亲近,可他接下来说出来的话简直不是人话。

  “如果爱不能让你留在我的身边,那我就用恨,苏渺就让我们互相折磨下地狱吧,没关系的,孩子没了还可以再有,你什么时候怀上,我什么时候对你温柔。”

  腹部绞痛,浑身痛的无力了,双手还被压在枕头上,那压制的姿势跟要扭断了一样,人一紧张,五感都会控制不住的放大,就像此时此刻她的听觉,能听到外面有人路过的声音,那么的近,仿佛下一秒就会有人冲进来撞到这一切。

  苏渺浑身都疼,疼得眼泪都差点儿掉下来,屈辱和不甘,狠狠折磨着心脏。

  “你放开我!宋寒生我是上辈子撅了你的坟墓吗?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你个畜生,不,说你是畜生都侮辱了畜生,你是畜生都不如,垃圾!”

  “你继续骂,骂多少我听多少,苏渺既然你那么喜欢报复我,那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宋寒生根本不允许苏渺有半分闪躲,控制住她的身子。

  ……

  ……

  ……

  苏渺无法形容现在这股痛,她真的觉得流产都算是轻的了,宋寒生这是想要把她的五脏六腑给拽出来,这种痛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种煎熬,度日如年也不过如此。

  苏渺眼里带着血腥的恨意,嘴里的谩骂也逐渐骂不出来了。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