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紧窄 粉嫩被粗大撑开 好多水好爽小荡货好紧好热

时间:2021-11-22 15:42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没待到太晚,吃完火锅收拾干净,几个人就和梁玺告别要走。

  梁玺只顾着打电话买狗了,没注意听他们的动静,只觉得他们好像都不太爱说话,以为是拘束不自在,送出门还解释了句:“我是今儿有事儿,不是多嫌你们,平常我也喜欢热闹,改天叫王超再带你们来玩儿。”

  从他家一出来,闫佳佳滴滴了辆车,一句话没说就走了。

  男生们面面相觑,自王超宣布人家两个分了手,他们就一直尴尬到现在,在梁玺家话少,实在是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谢竹星也一直板着脸,谁都能看得出来他不高兴。

  王超隐约怀疑自己做了错事,又觉得小谢不可能这么小气,想了想,不如大家一起去热闹一下,等气氛缓和了,趁机再和小谢开个玩笑,小谢脾气那么好,肯定就不介意了。

  他眼睛偷偷瞟着谢竹星,提议道:“这才九点多,再去玩一会儿吧,你们想唱歌还是泡吧啊?”

  这种时候队友们哪儿还想玩,都想找理由不去。

  谢竹星道:“那就一起去喝两杯吧,我请客。”

  他平时待人都很好,大家不好拂他的意,就都说去。

  高思远也开了家里的车来,照以前,都是谢竹星和王超一起,其余人都坐高思远的车。

  今天谢竹星却一言不发就上了高思远的车。

  季杰和杨萧穆一看情况不对,也急忙上车占了位子。

  剩下程曜没地方坐了,哭丧着脸和王超大眼瞪小眼。

  王超这下是真知道小谢生气了,郁闷得不行,说:“行了你,我的车是随便谁都能坐的吗?再丧着脸我可打你了。”

  把程曜委屈得跟什么似的,一路上坐得端端正正,大气都不敢出。

  那里花园楼上的酒吧。

  高思远车上那四个先到,王超和程曜到时,他们已经在点单了。

  季杰在谢竹星旁边坐的好好的,王超上来就不讲理,说:“包子脸,你给我让个地儿。”

  季杰不爽道:“你个大屁股,说谁包子脸呢?”

  王超一心想着怎么和小谢缓和一下,忍着没回嘴。

  季杰就给他让了地方。

  王超挤着坐在谢竹星旁边,看谢竹星手上的单子,存心讨好,又不会说好话:“你们随便点啊,别嫌贵,小谢要不请,我请。”

  谢竹星:“……”

  他把菜单啪一合,丢给了王超。

  王超:“……你点啊,给我干啥?”

  季杰拆台道:“还说你请,昨天吃烧烤你就说你请,最后还不是小谢哥结的账。”

  王超早忘了这茬,有点丢脸,说:“我不是有事儿给忘了吗。”

  季杰道:“什么大事儿就能让队长把结账给忘了?”

  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纯粹就是为了怼,随口一说。

  王超讪讪的看谢竹星,谢竹星也正从眼角看他,一对上他的视线就转开了。

  他是没脑子,全凭着本能,就觉得这一眼是要和好的信号,也不搭理季杰了,粘呼呼的往谢竹星身上贴,问道:“昨天结了多少钱啊?”

  谢竹星道:“没多少。”

  王超说:“得了吧,三十来个人呢,你又没啥钱,多少啊?我转账给你。”

  谢竹星脖子上的青筋都爆起来了,起身道:“我去上个厕所,你们先点吧。”

  他一走,季杰就说王超:“你就别给小谢哥添堵了。”

  王超不服气道:“我怎么了?”

  季杰道:“人家跟女朋友好聚好散的,你在中间瞎掺和什么啊?”

  王超看了他们一圈,道:“他都跟你们说了?”

  几个人都点头,只有程曜没听过,一脸状况外。

  杨萧穆说:“我觉得小谢哥本来就不想跟我们提这事儿,其实我们知道他的为人,就怕不知道的要听说了,弄不好就以为他是一要出道就甩了对象,还以为他是陈世美呢。”

  王超听这种猜测就上火:“谁他妈这么无聊啊?小谢要都是陈世美了,这世道还有靠谱的男的吗?”

  季杰道:“我琢磨小谢哥不高兴,一个是怪咱们队长多管闲事儿,一个是队长也太让他前女友下不来台了。”

  王超不乐意道:“不可能,小谢早不喜欢那女的了,我跟他这么亲,他为了那女的怪我?瞎咧咧吧你。”

  季杰道:“我呸,人家一夜夫妻百夜恩,就是分了手,也比跟你亲多了。”

  王超听这话觉得特别刺耳,生气道:“你少来挑拨,我跟他天天睡一块儿,怎么不亲了?”

  季杰切一声:“你才少来,这睡法能一样吗?”

  王超可太生气了,死要面子道:“我今天还真就让它一样了!”

  季杰:“……你要怎么一样啊?”

  谢竹星从卫生间回来,发现还是没有点单,队友们都在默默嗑赠送的瓜子。

  王超抱着胳膊坐在那里,一脸严肃道:“小谢,你过来。”

  又要发什么神经?谢竹星懒得理他,叫服务生:“这边点单。”

  服务生匆忙过来,谢竹星点了两打啤酒,等服务生走开了,他才回自己位置上坐下。

  他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想想王超本来就是这种傻逼,气也是白气,根本计较不过来,不如就算了。

  他抬手也要去拿瓜子,冷不防被王超一把抓住手。

  队友们嗑瓜子的动作也都停下了,像被点了穴一样盯着他俩看。

  谢竹星:“……怎么了?”

  王超深呼吸了两次。

  季杰有点看不下去,开口道:“还是算了吧……”

  王超没get到他的好意,还以为他是激将,瞪眼道:“算啥算?你们看着啊!”

  谢竹星:“???”

  王超转过头来,飞速靠近,在他嘴上“吧唧”亲了一口。

  谢竹星:“!!!”

  王超亲完就要后悔炸了,一点都不敢看他的脸色,强装作没事儿的模样,冲队友摊手,道:“我亲了啊,来来来,给钱,一人一百。”

  只有程曜乖乖掏出钱包,又看其他人都没有动作,又赶忙把手藏回桌子下面。

  王超还逞强:“干啥呀?愿赌服输,别输了不认账啊。”

  谢竹星木着一张脸。

  “谁要跟你打这赌了?全都是你一个人自说自话,非说要亲……”季杰看了眼谢竹星,改口道,“非说自己能得很,根本没人要跟你打赌好吗。”

  王超正要说话,服务生来上酒,他就闭上了嘴,小心的看看谢竹星,也看不出他是不是生气了。

  杨萧穆觉得气氛尴尬,拿了瓶酒,开始活场子:“说了来喝酒,就好好玩一会儿吧,咱们玩骰子还是玩扑克啊?”

  几个人就凑一块儿玩骰子去了。

  “真生气了啊?”王超往谢竹星身边挤了挤,小声道,“你这一晚上了都不理我,我是被你给气的够呛,他们几个也不安好心,一直挑唆我。”

  谢竹星:“……”还说别人不安好心?要不要脸?

  王超看他不说话,就一五一十全招了:“季杰说你生气是心疼闫佳佳,还说你跟她一夜夫妻百夜恩,跟她比跟我亲多了,我气不过,就想叫他们瞧瞧咱俩有多亲。”

  谢竹星被气笑了,道:“所以你就拿我来打赌是吧?我就值这四百块钱?”

  王超诧异道:“你气我赌得少了啊?”

  谢竹星:“……”什么也别说了,就想揍他。

  王超十分冤枉,解释说:“我真不是存心拿你打赌,就是想显摆显摆咱俩亲,啥最亲啊,亲嘴儿就最亲了呗。”

  谢竹星:“……”服气,太服气了!

  王超哄不好他,开始耍赖道:“那你说怎么办吧,我亲都亲了,你气也没用,要不你亲回来?”

  谢竹星:“……”

  他说不出心里什么感觉,有点生气,也有点好笑,还有点无名之火。

  王超看出他表情松动了,贱兮兮的逼逼起来:“我不像你这么小气,亲一口就翻脸,你来来来,随便亲。”

  谢竹星伸手拧住他的脸,拧了三百六十度的圈。

  可以说非常疼了,王超的惨叫引人注目。

  队友们停下掷骰子的手,一起鼓了鼓掌。

  谢竹星松开手,道:“一人一百,拿来。”

  队友们:“……”

上一篇:紧窄 粉嫩被粗大撑开 粗大破花苞之痛

下一篇:没有了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