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紧窄 粉嫩被粗大撑开 粗大破花苞之痛

时间:2021-11-22 15:35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当晚八点,辉星娱乐公司官方网站和官方微博同步更新,公开旗下最新男子组合Icedream的首位成员Tomas的真容及相关信息。

  Tomas就是谢竹星,因为组合人比较多,中文名不如简短的英文名更容易被粉丝记住,所以每个人都有一个简单易记的英文艺名。

  Tomas谢竹星,Able季杰,Benson高思远,Leo王超,Carl杨萧穆,Cute程曜。

  六个年轻人练完歌,都留在公司没有回去,围坐在一起刷微博。

  公司费了心思推广,几分钟那条微博就转发上千,评论也有好几百了。

  段一坤已经事先给他们打过预防针,新生偶像组合在刚推出的时候,被普遍赞誉和迅速接受的可能不大,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评论里可能会有一些攻击言论。

  即便如此,在看到大量如“这样的都能当偶像啊”、“舞跳成这样,北舞药丸”、“下巴长得有点奇怪”、“出道前肯定微整过了”、“预言这组合不会红”这样的评论,几个人还是难免心塞,谢竹星长得已经很不错了,而且百分百是没整过的,舞也跳的是出名的好,都被说成这样,今天是他,明天后天大后天,这一个礼拜他们每个人都跑不了。

  可把王超给气坏了,一边看一边骂。

  “可去他妈的吧,小谢跳舞还不好!懂个鸡|巴毛啊!”

  “知道个微整,就瞧谁都是微整,你妈胎盘微整过才能生下你啊?”

  “还他妈预言不红,坐路边算命去吧傻逼!”

  他不想说难听话的时候,说出来的话也不好听,更别提现在专门挑难听的说。

  谢竹星都听不下去了,道:“行了,挂出来本来就是让人评价的,说说又不疼不痒的。”

  王超气得不行,说:“怎么不疼不痒了?气得我肺都疼!在网上一个个能着呢,真当着面了,屁都不敢放一下!这帮人啥玩意儿啊!有没有点礼貌?”

  季杰难得附和他一次:“王超这破嘴骂得也对,我看了都生气。”

  王超道:“你他妈会不会说话啊?说谁破嘴呢?”

  季杰道:“我说你,这才是小谢,你就气得肺疼,等礼拜四轮到你,你是不是得气成河豚?”

  王超戳他痛处:“就你那包子脸,还有脸提河豚?”

  季杰是个小包子脸,一直很不满意自己的长相,提过好几次想去拔槽牙,一听这个不高兴了:“我包子脸?你怎么不说你大屁股?”

  王超怒道:“谁大屁股?你个大脸盘子!”

  谢竹星看他俩又要翻脸,忙拉着王超道:“别闹了,你还嫌我不够烦的?”

  王超不理季杰了,说:“别烦了,也就今天,明天他们就忘了骂你,该骂高思远了。”

  明天要上线的高思远:“……”

  “哎哎哎,你们快看!”程曜激动的嚷起来,“梁老师转发了!”

  几个人都低头看手机。

  梁玺果然转发了那条微博,写了一句:“哟,小火车要出道了。”

  他正当红,粉丝多,转发数和火箭似的嗖嗖的上去了,另外还有些圈内一些和他关系不错,或是想和他关系不错的的人也顺手转了。于是辉星娱乐官博那条宣传谢竹星的微博热度暴涨。

  “啥是小火车?”王超一脸茫然,突然想起来闫佳佳劈腿的事儿,问,“小谢,梁哥咋知道你绿了呀?你那天跟他说了吗?”

  谢竹星:“……”

  程曜解释说:“有个动画片里的小火车就叫托马斯。”

  其他队友们get到的却是别的点。

  高思远好奇状问:“王超,那天是哪天啊?不是咱们去SPA那天吧?”

  王超一听他的语气就知道他又要酸,道:“我和小谢整天去哪儿干了啥,还得跟你汇报啊?你咋比坤哥管的还宽?”

  高思远哂笑一下,也不说了。

  谢竹星有些尴尬,他一般不得罪人,能皆大欢喜是最好的,但这种无意中的得罪却是没办法的。

  坐他旁边的王超撞了他肩一下,他转头看看。

  王超盯着他脸仔细看。

  谢竹星:“???”

  王超冲他做了个鬼脸,才对大家说:“那个啥,改天带你们一起去梁哥家玩,他刚搬了家,咱们去给他暖暖房。”

  其余几人互相看了看,季杰道:“也不是太熟,直接去人家家不好吧?”

  王超却说:“没事儿,他最喜欢跟小鲜肉玩儿了。”

  小鲜肉们:“……”

  九点多,那条微博过了爆炸传播的时间,渐渐冷了下去,大家就都散了回家,互相嘱咐明天录音别迟到。

  回去路上,谢竹星开车,说道:“你没和梁玺说一声,就许诺说带他们去梁玺家,回头梁玺再不愿意。”

  王超低着头玩手游,不在乎的说:“他可真没啥不愿意,他经常叫一大帮年轻人去他家开趴体,啥人也有,他自己都认不全,就图个热闹。”

  谢竹星理解不了这爱好,也觉得梁玺生活有点乱,道:“你别带着他们瞎胡闹,再把人带坏了。”

  王超抬头看他,道:“啥我就带坏他们了?你以为梁哥开派对玩儿啥呢?跟我去夜店玩儿的一样啊?才不是呢,他就不跟女的玩儿。”

  不跟女的玩儿才最要命好吗?谢竹星拐弯抹角的问:“那你们都玩儿什么?”

  王超道:“就喝个酒,打个牌,下个飞行棋。”

  谢竹星:“……没了?”

  王超继续玩手游,说:“没了呀,他不怎么熬夜的,一般玩儿到十一二点,他累了赶我们走,我们还得出来自己找夜场接着玩儿。”

  谢竹星道:“那他呢?”

  王超道:“在家睡觉啊,跟你说了他不熬夜。”

  ……他说的果真是那位隔墙打飞机还爽得嗷嗷叫的梁老师?

  谢竹星没有再多问,王超也没有要说更多的意思。

  这点谢竹星早就发现了,这家伙嘴是真贱,但背后几乎不说人私事,他够讨厌高思远的了,提起来也就是骂几句,也没八卦过高思远以前干过的烂事——连只教过他们几天形体的冯姐都知道,高思远以前在韩国当练习生,不到三个月就回来了,对外声称是韩国人看不起他、排挤他,和他一起去做练习生的中国人说,是他在那边想巴结同公司已出道的女团师姐,结果被人家投诉说他骚扰,被那边的公司开除,灰溜溜的回了国。

  “我带他们去梁哥家玩儿一回,他们能少眼红眼红你,省得背后抱团挤兑你。”王超两只手噼里啪啦的打游戏,嘟嘟囔囔的说,“你没看今天梁哥帮你转发,给高思远眼红的。”

  谢竹星:“……”原来是为了这个吗?

  王超放下手机,道:“这人要是真眼红起谁来,那可真是啥恶心事儿都能办出来。我小学刚来北京,说不好普通话,有几个男同学就整天笑话我是土炮儿,偏我那时候会弹点琴了,女同学们就觉得我挺酷的,都喜欢跟我玩儿,我一高兴,就请全班女生吃棒棒糖,有些男生想吃糖,也来巴结我,就那几个带头的男生,开始眼红我这个土炮儿了,叫了几个初中的傻逼,放学堵着不让我走,非说我借钱不还,让还钱给他们。”

  谢竹星:“……揍你了吗?”

  王超得意道:“想揍啊,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我大哥群杀了,他正好去接我放学,那会儿他都一米八多了,正练散打,我就站一边儿嗦着棒棒糖,看他拿几个傻逼练练手,嘿嘿嘿。”

  谢竹星也忍不住笑,说:“那你哥对你也挺好的呀。”

  王超越发嘚瑟起来,道:“我小时候长得可好看了,我大哥有回还说,我要还长小时候那样儿,估计他也下不去狠手揍我,那会儿谁见了都说我可爱。”

  谢竹星看了看他,觉得他现在也挺好看的,眉飞色舞的小模样竟也有点可爱。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