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不停揉搓她胸前小白兔 揉小丫鬟嫩奶

时间:2021-11-22 09:49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房间里,落地风扇转着头吹,布偶猫心满意足地吃了猫粮和罐头,此刻正缩在床脚睡着,白色的毛发轻轻吹动,

  元家晚上黑漆漆的,只有元攸宁的屋子开着灯。

  元攸宁翻身趴在床上,他闷着头,心口有一丝的气愤,更多的…却是害怕。

  本以为他没有好好休息,没想到跑去赛车了。

  这么危险的运动,不知道是哪一年开始的。

  毕竟,霍远白只字不提自己的经历,他把一切过去埋下,成为阴戾的霍爷。

  元攸宁翻了一阵睡不着,手机屏幕亮了又灭,祁羽深夜给他发了一个剧本文件,附赠一句话:“我先上夜戏了,感兴趣后天带你去排队。”

  什么龙套还有排队选角啊…

  元攸宁默默接收文件,软白的手指点着屏幕,在看了两页之后,神情变得诧异,不是什么龙套,而是他在学校选角参与的电影?

  导演是侯夏,现在是提前了吗?不对,是侯夏一直没有选到合适的,之后开始在各大学校选拔。

  上辈子从这个剧本开始,他在十几岁拍过的少年清风角色被人扒出,紧接着一炮而红。

  后来,作为娱乐圈新星,他升起和陨落的速度加快。

  在元钰的哭诉下,养父母,亲生父母接二连三为了元钰出现,他们一步步用着亏欠的名头,把他的资源,剧本通通抢走,连经纪人都在元家的施压下,转投元钰,出卖他。

  “宁宁,你弟弟比不上你的天赋,先让他一下啊。”

  “哥哥,我想要这个剧本,给我嘛。”

  “元攸宁,你占了元家那么多年,就该回来过穷人的日子。”

  元钰更是买通稿,借着他的名声进娱乐圈,用着元家的资本和他的资源。

  果不其然,元钰成为娱乐圈里的流量演员。

  最后,元攸宁销声匿迹,一无所有。

  上辈子还够了,无论谁出现,元钰在他手里得不到一点好处。

  …

  小美人爬起来拉开灯看完了试戏的剧本,和后来完整版的差不少,他要抓紧这个机会。

  直到半夜才打着灯挪步下楼,元攸宁站在走廊的窗户边,又点开霍远白的头像,没有任何回应。

  哼,今天不搭理你了。

  元攸宁眼睛泛酸,有点难过,抱起翘着尾巴围他转的猫猫,声音带着沮丧,“崽崽,爸爸睡不着。”

  “喵~”崽崽舔了舔爪子,仰着小脸看他。

  元攸宁摸了摸儿子的头,捏着爪子叹气,“你说,我明天去找他好不好呀。”

  “喵~”崽崽突然往窗户上跳。

  元攸宁看向窗外,一辆黑色的改装跑车停在昏暗的路灯下,他揉了揉眼睛,男人靠在车窗边,眼锋冷淡,戾气从身上泄出来,修长的腿裹在黑色的长裤内,修长的手指夹着烟,

  是霍远白。

  再次看了一眼手机,还是没消息。

  “爸爸出去一会儿,爱你爱你。”元攸宁快速把猫咪放在屋里,关好外面的门锁,架着爷爷备用的拐杖压低声音,一走一停的下楼梯。

  从二楼走到门口,他花了五分钟。

  刚换上的T恤都湿了,心里也随着越来越近,变得乱腾腾的,像是小鹿乱撞。

  大门开了。

  夏风吹过,烟气飘散。

  霍远白掐了烟,一双冷眸带着笑,对着他勾起手指,嗓音低沉,“过来。”

  闻言,元攸宁架着拐杖停在门口,极其生气的敲了敲拐杖,威慑力没有,反倒是可爱多几分才对。

  小美人漂亮的眸子瞪着他时,唇瓣会紧紧抿起来,像只炸毛的猫儿,一靠近就能伸出爪子抓人。

  霍远白走来,身上带着山风吹过的凉气,骨节分明的手指上摇着车钥匙。

  他弯下腰,抱起行走不便又在用眼神反抗的元攸宁,“乖,我来给你送东西。”

  “哦。”送东西啊,元攸宁抱着双臂,一只手扣着拐杖靠在他的手臂上,这回脖子也不搂了,看起来很生气。

  “吃醋了?”霍远白的声音从头顶响起。

  不提他还想不到呢,小美人重重的哼了一声,白软的脸颊微微鼓起,小表情气呼呼的,“我才没有。”

  霍远白拉开车门,把人放在车上。

  小美人脸上带着气,动作很乖的坐在后车椅上,眼看霍远白从另一边上来,轻车熟路地抬起他受伤的脚腕:“你干什么?”

  元攸宁穿的家居短裤,他身形偏瘦,两条腿也是又白的发嫩,草草看去,因摔倒造成的淤青便格外明显,分布在膝盖和小腿上。

  “加压包扎。”霍远白动作不小,他拿起弹力绑带,在小腿靠近踝关节的地方缠绕两圈固定住,向下缠绕绕过脚后跟从另一侧向上返回踝关节处,反复。

  “疼疼疼…轻点。”元攸宁唇瓣咬的泛白,眸子可怜兮兮的闪着泪光,手指抓住霍远白的衣角,整个人逐渐偏移。

  小猫儿主动走入狼口。

  怎么能不去吃两口呢。

  霍远白快速打结,冰凉的手指突如其来的抬起元攸宁的下巴,男人低下头,牙齿咬着软红的唇瓣,搭在肩膀上的手发力,不忍对方逃离分毫,逐步探入他的口腔,卷起逃窜的舌尖。

  元攸宁整个人都在发抖,双手无措的圈着他的脖子,眸色泛着茫然可怜,双颊染上粉意。

  此刻,小美人就像是湖里的被雨水击打的一叶孤舟,本能的去寻求安全的地方。

  而地方,现在是霍远白。

  这个认知,竟让他有些痛快。

  一夜赛车带来的刺激感,不如一个元攸宁。

  松开后,元攸宁眨眨眼,垂下发酸的手,靠在对方的怀里舒缓呼吸,刚刚僵着的脖子有些疼。

  为什么突然亲我,大脑从懵变得一片空白。

  氛围暧昧,对方停下来后只字不言。

  元攸宁:“(O?O)”

  小美人戳了戳霍远白的手,仰起绑带的脚腕,他唇瓣发红,睫毛沾着几滴眼泪,干巴巴的问一句,“霍远白,你为什么会包扎啊。”

  明显在转移话题,霍远白移开在唇上的眼,耳尖微红,声音带上几分涩意,“我家人…以前是医生。”

  “哦。”小美人垂眸。

  找话题失败,世界毁灭算了。

上一篇:少妇被粗大的猛进出 我和一个三十少妇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