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清纯女友健身房被调教·原耽车多肉香

时间:2021-08-20 11:14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从医院回家,老公正躺在洁白的大床上躺着,此刻他俊朗的脸上泛着微微的粉红,胸膛慢慢的起伏,香艳的几乎让所有女人汗颜,有时我甚至怀疑他上辈子是不是个女人。

我轻轻的靠上去,吻着他的嘴唇,随后慢慢的向下滑去,他翻了个身微微的皱起眉头,“我累了,你快去洗澡吧!”

我无奈的起身,别人家老公总是很邋遢,但我家这位却很勤快,甚至是有点洁癖的嫌疑。也不知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能找到这么完美的小可人,当初我就是折服在他这副绝世容颜和干净劲儿上。

“老公,你带我一起洗嘛!”我抓住他的手,撒娇的可劲摇晃。

“真麻烦,我刚刚洗完了。”他无奈的睁开眼睛,清澈的眼底就如同纯净的阳光,结婚这三年,他几乎从没对我发过脾气,处处谦让,而且还特别贴心。

在别的姐妹眼里,我家这位简直就是完美的男人。只不过他完美的有些太不像是男人,不抽烟,不喝酒,没有一个狐朋狗友,也从不贪图美色。

想想真应该好好感谢他一下这些年的兢兢业业,于是强拉着他进了浴室,双手环住他的腰,望着他诱人的身体,不自觉的心痒痒,娇声的说道:“老公我的都想你了,今天让我伺候你好不好?”

他慵懒的撇了撇嘴,“老婆,我今天真的很累!”

我嬉笑着把衣服脱了个干净,把花洒打开,温热的水流从上面浇下,借着水流,细致的为他打沐浴露,为了挑起他的兴趣真是用上了浑身解数。

“对不起,我真的太累了!”老公推开了我,拉开了浴室的门,只不过他一条腿刚刚迈出去,就放了个巨响的屁,这声屁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不仅声音雄壮无比,吓的我花容失色,最为关键的是嘣出一个不明的飞行物品。

不明物体正巧贴在我的大腿上,我惊讶的瞪起了眼睛,用颤抖的双手拎起那条带着螺旋纹路的套子,顿时就如同五雷轰顶,万匹草泥马跑过……

他僵硬的回过头,两只眼睛惊骇的盯着我手中的套子,随即像是一阵风跑进来,抢过那个套子扔进了马桶,玩命的按冲水开关。

但那个套子似乎并不愿意就这么离去,固执的把马桶堵了个彻底,我已经彻底的呆掉,三年的美满婚姻竟然是这样的尴尬,尴尬的就如同是这个把马桶堵住的套子。

“苏瑶,你听我解释!”他用力的关上马桶盖子,慌乱的说着。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自顾自的拿起浴巾,擦干了身体,不顾头发还湿着,穿好衣服,冲出了家门,满心的憋闷却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

夜晚七点钟的大街还很喧嚣,我飞快的走着,只想找到处没人地方,躲开所有的人,三年的婚姻因为一个屁而破裂,这事儿跟谁说恐怕都要笑掉大牙。

最为悲催的就是我不知道该埋怨谁,相敬如宾三年的男人?还是那个把套子落在他屁股里的小三?

这顶绿帽子戴的实在太瓷实了,如同有千斤重,把我压的喘不过气,到底是谁?掰弯我的老公不说,还那么的粗心大意,难道套子落里都不知道吗?

发疯的走了一段时间,头发上的水珠洇湿了衣服,我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身体却被人拥进了怀里,熟悉的味道即使不回头,也知道是老公追了上来。

“苏瑶,对不起!求求你给我一次解释的机会。”

解释?我僵硬在他的怀里,三年来的温情成了最折磨人的东西,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我心存侥幸的说服自己,他应该是有苦衷的。

老公见我没有挣扎,把头亲昵的贴在耳边,“亲爱的,那个套子是恶作剧,昨天我跟同事在酒吧聚会,他们非逼着我吞了个冰块,现在想想肯定是套子被冻在了冰块中。”

听到这句话,我安静下来,老公的解释到也说得过去,首先他在医院里的能力突出,做人耿直又不太会人际交往,所以心怀嫉妒的人倒是不少。其次套子冻进冰块,在昏暗的坏境下不容易被发现,很容易吞进肚子里,橡胶无法被胃酸消化,随着尝到蠕动再排出体外,这也很符合科学。

 文学 “何雨霖,我要你发誓。”

老公刮了下我的鼻子,脸上露出轻柔的微笑,“咱们结婚三年,彼此应该信任,再说我守着你这个美娇娘,为什么还要搞那种事儿?难道你对自己的魅力没有信心吗?”

我被他说的一时语塞,难道是自己太冲动了?虽然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别扭,但依旧被老公领回了家中,心神俱疲独自躺在了床。

或许是因为想要赎罪,他主动吻住我的嘴唇,双手攀上了高峰,温柔的抚摸。

虽然没有任何心情,但刚吵完架,既然选择了相信,那我也不好显得太记仇,所以就配合着他慢慢动起来。

说实话老公每次都喂不饱我,所以对爱爱这事儿并不是太感兴趣,每次都是为了讨好老公才特意的卖弄自己,但效果并不理想。

五分钟不到,老公从我身上滑了下去,像是从前线退下来的战士,悠悠的说道:“早点睡吧!”

“嗯!”答应了一声,我掀开被子,习惯性的去浴室洗了洗,马桶此刻已经修好了,而那个套子已经不翼而飞,虽然选择相信老公但内心却还是很烦闷,回到卧室时,老公已经打起了憨声,看来他今天真的很累。

我微微的皱起眉头,躺倒了他的身边,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这三年里,从没有特意翻看过他的手机,而此刻我却忍不住跨过他的身体,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试了几遍手机锁的密码竟然都不对,难道他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儿?

老公此刻睡的很熟,似乎真是累坏了,我拎起他的一根手指,用指纹很轻松的把手机锁打开,随后便看到了微信里的一条短信:“事情解决了吗?”只凭这条没头没尾的信息,我还无法判断出他说的是什么,于是向下拉动菜单,但并没有任何的遗留信息,很显然老公把之前的聊天记录删除了。

好端端为什么要删除信息,我开始怀疑老公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这个发来消息的神秘人网名叫‘曙光’,用的似乎是本人照片,对着镜子满身的肌肉,但脸的位置因为闪光灯的关系,只能看到明亮的光点和脸部的轮廓。

为了老公的声誉,我没敢多问,只是把手机放回了原处,躺在床上慢慢的睡着了,只是整晚都在做噩梦,老公被一个肌肉男压在身下的场景。

第二天睁开眼睛就已经不见了老公的身影,往常他都是要上班了才起来,而今天却是早早就走了,餐桌上留着他精心准备的早餐,还有张纸条,“老婆,我有手术,先走了。”

纸条落款的地方还画了个爱心,他做事儿总是很细心,但愿是我错怪了他,这件事儿必须调查清楚,好还老公清白。

我简单的吃了一口,就忧心忡忡的赶去上班,家里就一辆车,平常都是老公车接车送,今天只能打出租车过去。

晃神的功夫,车子已经停在了天祥肿瘤医院门口,我是这里的医生,因为资质问题,所以只能坐班门诊,还无法摸得到手术台。

走进办公室烦,看着属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顿时感觉宁静了许多,可刚穿上白大褂,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走进来的男人大刺刺站在屋里,故意大声的叫喊:“苏瑶,苏瑶……”

这人叫董浩哲,同科室的医生,五官平平,不过组合在一起到是挺耐看的,属于邻家男孩那类的长相,虽然相貌温和但身上却始终有种大少爷似的玩世不恭,而且脸皮比城墙还要厚,明知我是有夫之妇,还总是故意调戏。

“找我有事儿?”我从门口绕出来的时候,真恨不得踢他屁股一脚。

“没事儿,就是早上来报个到而已。”他说着话,上下的打量,似乎能把我看透一样。

我紧了紧自己的衣服,蹙起眉头,“你眼睛里没装什么透视芯片吧?”

董浩哲刚刚还是满脸的痞子相,突然就严肃起来,眼睛直勾勾的,一步步的靠过来,“苏瑶,你怎么失魂落魄的样子,是不是家里出事儿了?”

我没有想到他会一语中的,想想平日里他话里话外的总是说老公像是个娘娘腔,难道他知道些什么?

突然想起了老公微信中的那个‘曙光’,于是问董浩哲,“你是不是认识我老公?”

董浩哲邪邪的笑了起来,“我对男人不感兴趣!怎么会认识他?”

他这话说的似乎有什么深意,似乎是暗指我老公喜欢男人,我不敢在这个问题上和他纠缠,假装镇定的坐在椅子上,不再理会他。

“苏瑶,你的合同就要到期了吧?咱们医院的效益不好,可能会裁掉许多初级医师,要是你再评不上主治医师,恐怕有点悬了。”董浩哲说着坐到办公桌上,较有深意的看着我。

我懵了,诧异的看着董浩哲,连续两年主治医师的职称都给了别人,今年怎么轮也应该到我了,况且自己在医院虽然没什么建树,但也从没出什么过错,怎么会把自己裁掉?

正想问他,结果他主动的解释:“昨天我路过院长的办公室,没在意的向里面望了一眼,结果刚好看见一份裁员名单。”

听到这里,我心里嘎登一声,随后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件事儿有蹊跷,便问他为什么,可是他却对我说:“其实这次裁员不该有你,可咱们这是私立医院,你没关系也没突出的能力,又不肯巴结领导。”

说道这里董浩哲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刚刚进来的女医生既年轻又漂亮,而且还肯跪舔……”

不对,董浩哲这副神色肯定是看到什么了,我下意识的问:“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董浩哲清了清嗓子,俯身在我耳边轻轻的开口:“我看到了有人为了顶替你的位置,不惜跟副院长苟且。”

虽然早就看惯了这个扭曲的世界,但没想到这种事儿竟然发生了在自己身上,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赶到这个节骨眼,难道我要当全职主妇?心情瞬间跌到了底谷,眉头紧锁,深深的叹了一声,靠在了椅背上。

董浩哲见我低落,收起了笑容,安慰道:“苏瑶,这事儿或许还有转机,毕竟裁员是要通过院长的,而且我听说咱们医院要再调来一位副院长,他叫初洋,跟我爸妈是同事,正经八百的博士,能力超群,而且跟你老公是同学。”

董浩哲的父母是在三甲级医院的主任医师,稳稳的正高级,所以他听来的消息多半是错不了,但就算老公认识初洋,我也很难说出口让老公去求情。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马上就要来患者了,快回去吧!”我强装镇定,撵走了董浩哲,其实他虽然人看着不太正经,但对我却是很关心,像是个胡作非为的弟弟一般。

董浩哲有些不情愿的起身,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回过头,“苏瑶,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毕竟我还有点能量。”

“知道了!”我扯出一丝微笑,亲自把他推了出去,然后靠在门上梳理自己的情绪,不管如何作为医生给人看病时留不得半点马虎。

午休之前,我送走最后一个病人,立刻起身去了院长的办公室,想为自己讨个说法,在医院工作了三年,没有功劳还有苦劳,难道副院长能只手遮天不成。

到了办公室,恰巧是院长一个人在,我提起勇气,走到他的面前,“院长,我有事情跟你汇报。”

院长是个六十多的小老头,但是很精明,听出我的语气带着冰碴子,抬起眼皮看了我一眼,“苏医生,有什么话尽管开口。”

我正在气头上,索性也没组织什么含蓄的语言,直言不讳的把消息说了出来。

起初院长听了有些诧异,可当我说出那个新来的女医生跟副院长有一腿,他突然尴尬的笑了笑。

“小苏啊,这件事我知道了,也会在近期调查,如果你说的属实,院里肯定会还你公道,只是在此之前,我希望你不要声张,毕竟咱们是个大集体,也不能因为没有证据的事儿把同事关系搞复杂。”

上一篇:玩弄村里的成熟村妇·1霍先生撩错了

下一篇:没有了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