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整篇都是车的文章 狼性军长要够了没

时间:2021-09-25 16:20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将手放到他胸前的盘扣上,刚想解开,手腕却被人钳住。

付颜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手腕处传来的痛意,感觉好像骨头都快被捏碎了。

一脸愤怒的抬头,对上面前满脸杀意,眼睛充满血丝的冷绍炎。

“你想干什么?”感觉到手腕处越来越明显的痛意,付颜使了最大的力气,还是没能甩开钳置。

“我告诉你,你要是再不放开我,我看他是必死无疑了”付颜看了一眼脸色越来越苍白的冷绍逸,压低声音恶狠狠的盯着对方。

顺着付颜的视线,冷绍炎深呼吸了一口气,好像在极力压制自己的情绪。

付颜感觉到了对方逐渐松开的力道,赶忙蹲下身来继续刚才的动作。

当然她没有注意到身旁某人紧握的拳头,和额角暴怒的青筋。

当解开胸口的衣裳后,付颜抬头看了一眼周围“围观”的人群,不满道“都给我散开,他现在需要新鲜的空气”

在听到付颜愤懑严肃的语气时,训练有素的禁军,马上散离开来,“药呢?”看到脸色有些好转的冷绍逸,付颜长长舒了一口气,头也不抬的急声问到。

“在这”只见刚才那公公匆匆敢来,将水递给一旁的嬷嬷,语气焦急“苏嬷嬷,快把药给王爷服下”

“哦哦”后者完全被这眼前的一切吓的失了神,听到有人唤自己,才晃神过来。

“好了,好了”看到冷绍逸逐渐缓和过来的脸色,身旁喂药的公公兴奋的叫到。

当冷绍逸半睁开眼时,就对上了付颜那双释然的茶色眼眸,虽然刚才他处于混沌状态,但还是有意识的。

因为是仰躺在付颜的腿上,所以从冷绍逸的角度是可以看见付颜面纱下的容颜的。

此时,付颜因为救了人,而处于一种兴奋的状态,嘴角勾起明媚的弧度。

付颜虽然不是倾国倾城,闭月羞花之貌,但是那对冷绍逸关怀的笑容,纯净的让人舒心,深深的烙在他的心里。

此时看见好转起来的冷绍逸,冷绍炎推开一旁的公公,慌忙的拉起冷绍逸的手,焦急的语调带着余后重生般的激动。

“阿逸,现在感觉怎么样了?”看着一脸担忧,因害怕而惊慌失措的冷绍炎,付颜嘲弄的撇了撇嘴角。

心想也不过一个孩子而已,看来是付伯卿想多了。

“皇……哥,我没事,现在好多了”冷绍逸知道此时皇兄这个称呼已经不能再用了,勉强的笑着转移话题,看向一旁依旧维持跪在地上的付颜。

“谢谢你救了我”虽然笑容很浅淡,但眼神却很真诚,付颜看到这样一张妖媚的,带着蛊惑人心的笑脸。

忽然觉得刚才的一切都值了。

“徐达,扶逸王上轿”看着相视一笑的两人,冷绍炎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心,冷声对刚才取水的公公吩咐道。

“以后要远离花粉”看着被扶起的孱弱的冷绍逸,付颜担心的嘱咐道。

听到少有的关心,冷绍逸回头,给付颜一个感激的眼神,轻不可见的微微点头。

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冷绍炎,转身缓慢远离了视线。

看着眼前上演的这一幕,皇撵上,原本一脸严肃的冷夜弘,此时嘴角带着一丝嘲讽的冷鸷。

只是垂下的珠帘遮住了外面所有人的视线。

“也不过如此”低沉阴冷的嘶哑声,带着不屑的嘲弄“回宫”

“是”一旁刚读圣旨的,一脸谄媚的公公,得意的翘起兰花指,颐指气使的对一旁“皇上摆驾回宫”

第十七章 废黜太子 4

看着远去的皇家仪仗,冷绍炎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克制自己渐渐放松手上紧握的力度。

回到车上的付颜,在听到皇上摆驾回宫这句话时,才反应过来,那个冷夜弘一直都在冷眼旁观刚才发生的一切!?

既然没有出来阻止,估计也是知道这个付梦轲,是个冒牌货,不知道是不是跟她那个狼狈为奸的丞相老爹达成了什么协议?

对于这些事不关己的事情,付颜也懒得多想。

看着渐渐远去的皇家军队,付颜感慨般轻淡笑着摇了摇头,回到马车上。

“翠姨,我刚才是不是冲动了?”本来体质就不怎么好的付颜,因刚才的剧烈运动,此时已筋疲力尽。

一脸疲惫的躺在翠烟的膝盖上,半瞌着双眼,淡淡的语气像在说一个无关紧要的事。

翠烟看了一眼眼前这个突然陌生的女孩,没有回应,只是伸出双手轻轻的按在她的太阳穴上,缓缓的施加力度。

翠烟按摩的手法很好,一下子就让付颜放松下来,也知道对方对自己的行为是默认了,索性也不再问了。

“姑娘在吗?”当付颜快睡着的时候,车窗外响起了一声有点熟悉的男音。

付颜本能的快速做起来,掀开垂帘,这不是刚才冷绍逸身旁的那个徐达吗。

“徐达?有什么事吗?”付颜有点担心的问道,难道冷绍逸又病发了?

“姑娘别担心,逸王没事”对于这个小女孩居然还记得自己名字,是有点诧异的,但毕竟他也是在宫里混过多年的人了,很快的稳住情绪。

“那你找我是?”看着一脸肃然淡定的徐达,付颜有点迷惑起来,这个人前后反差也太大了吧!刚才那些惊慌失措和现在的沉着冷静简直天壤地别,难道仅仅是关心则乱?

“这个是逸王让我交给姑娘的”对方看到付颜蹙起深思的眉角,从容的将手中的东西递交了过去“希望姑娘能一直戴在身上”

“这个是?”付颜一脸不解的看向手中的上好羊脂白玉腰坠。

“姑娘记住我的话就好”徐达在接收到对方的不解后,并没有正面回答,深看了一眼付颜,丢下这句话后,转身急步离去。

付颜摩擦着手中光滑的雕花白玉,询问的眼光转向身后的翠烟。

“既然给你的,收着就是”翠烟看了一眼后淡淡说道,然后一心开始收拾起一旁的被褥。

因为低垂着头,付颜看不清此时她的表情。

掀开垂帘,看向身后那背道而驰渐渐模糊的车马,那一瞬间,付颜忽然觉得未来是那么渺茫。

游离的视线被远处城楼上一抹纤细的身影吸引了过去。

那是一身穿着华丽的的女子,精致华美的紫色宫衣衬出她曼妙的身姿,只是看起来有点消瘦,高贵发髻上的金色步摇,在阳光下有点闪眼。

因为离得太远,付颜看不清她的容貌和神情,但是根据那着装,应该是宫中的妃子。

正在付颜仍对那个女子好奇的打量时,一道明黄色映入眼帘,那是,,,冷夜弘!

只见他揽着那名女子,缓缓走下了城楼,离开了付颜的视线。

刚回头想问问翠烟,那个奇怪的女子,却意外的发现对方也一脸复杂的看向远处那即将消失的背影。

付颜收回了自己的困惑,缓慢而疲倦的闭上眼睛,背靠车壁。

她一直简单的想:只要有了自由,自己一定可以找到回去的路,可是现在她不再那么天真了。

因为就在刚才,她恍然明白了一个道理,这里不是开放的现代,即使她能侥幸逃离,即使她能做到在现代的一切,可是紫玉,那是皇室的瑰宝,自己又如何拿到呢?

那个从刚才一直冷眼旁观看好戏的皇帝,冷漠叛变的丞相付顷岩,深藏不露的才子付伯卿,还有城楼上的那个神秘女子,甚至是,身旁看似简单的翠烟。

现在看来,一个个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不仅是她,对此时的冷绍炎,冷绍逸而言,未来也好像雾里看花,充满未知和艰辛。古代的官道就算修的再好,也不比现代的水泥马路。

所以在颠簸中,付颜早已昏昏欲睡了,虽然在现代她比较忙,每天都得克制自己懒床的毛病。

但是现在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了,想什么时候睡,就睡。饿了就吃。

所以这些天赶路下来,给付颜的感觉就好像:自己是一个待养胖的猪,然后被宰杀!

越往南边,明显感觉到气温的高升,但是有一点还是值得欣慰了,那就是景色不错。

当行至一处不知什么山时,太阳已经快下山了,因为天黑赶路不方便,所以决定今晚在山下扎营。

扎营地点选在一条河流的旁边,清澈的流水甚至能看到河底摇曳的水草,付颜拘起双手,捧了一些清凉的水拍在脸上。

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一脸享受的抬头看向对面层峦叠嶂的山峰。

心想:自己可不可以通过这个山林逃离呢?

“炎王妃,天色已经不早了,为了你的安全,请你回帐篷”正在想这个方案的可行性的付颜,被身后一声铿锵有力的男音打断,不满的回头瞪着对方。

“你叫什么名字?”他是一个看起来比较粗犷的汉子,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皮肤有点黝黑,说话的时候憋着一副不着调的官腔。

他并不像其他侍卫那样对她爱理不理,看她出马车,就跟盯犯人一样,看来是个老实家伙。

“在下刘莽”听到付颜问他名字,恭恭敬敬的抱拳道,看起来更像个江湖儿女。

“流。氓?”听到这两个字,付颜差点笑喷,现在倒庆幸自己戴着面纱,不然不知道对方看见她欠扁的笑容会是什么反应。

“是刘莽,姓刘的刘,莽撞的莽”看着对面憋笑的女孩,刘莽无奈的按了按额角,一脸抽搐的爆粗口道“妈的!老子以后一定要把这破名字该了”

“额•••”付颜捂着笑痛的肚子,戏谑的看了一眼刘莽,加重语气道“我这就回去,流•••氓”

“是刘莽,不是流。氓啊!”刘莽朝着付颜离去的背影不满的大声叫到,真是个莽撞汉子,名字一点都没起错。

因为他这么一喊,营地顿时一片大笑声,惊的周围的乌鸦都乱飞起来。

当然,从此流。氓这个绰号,他可是坐实了!

“太子,她不是太子妃”身穿一身白袍书生样,看起来十五六岁的男子,将手中的茶杯递了过去。

“我已经不是太子了,以后别这么叫了。”冷绍炎平静的看向远处一脸笑容的付颜,冷漠的声音像远古传声般空寂“付顷岩没有那么傻”

对于眼前这个早熟心智的太子,季文衍是不怀疑的,也知道他自有打算,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那天,他们演的冷夜弘信了吗?”季文衍语气担心的问道。

“不知道”淡淡的语气好像不在乎般冷笑道“他那么奸诈,很难说,我们只能尽人力,听天命”

季文衍也知道这是得看对方怎么想,他们现在着急也没用。

作为旁观者,他倒是没看出来徐达和苏姑姑做的有什么不妥,装的到挺像的。

“阿逸叫徐达跟她说了什么?”依旧是淡漠的声音,虽然语调中还带着一丝童音,但是这也是他最好的掩饰。

“逸王没让徐达说,他只让人带了一句话”季文衍说到这里,眼神晦暗的顺着冷绍炎的视线,定格远处。

“什么话?”冷绍炎放下手中的瓷杯,不解自己弟弟的行为。

“他说:希望王爷看到白玉坠会想起他”对于这样的话,他们都以为是逸王不舍分离。

“阿逸虽然有徐达和苏姑姑照顾,但是他的身体怎么受得了漠北的严寒呢!”冷绍炎单手紧握腰间的同样的白玉坠,盯着付颜的眼神变的狠毒起来。

“王爷不要太担心,逸王吉人自有天相”季文衍握住冷绍炎的手,安慰道。

对于冷绍炎来讲,季文衍相比较属下,更像是一个哥哥。

他不知道自己得母后是怎么说服那个阴狠了冷夜弘的,才让季文衍陪同他一起离宫的。

但是他却知道,自己和弟弟是因为母亲的委曲求全才得以活命,也知道母亲现在是忍受着怎样的耻辱。

第十九章 宁可错杀 1

“那个计划还要实施吗?”季文衍看着陷入沉思的冷绍炎,将视线调到外面刚好笑着跑进帐篷的身影,脸上有些不忍。

“嗯!”冷绍炎没有一丝犹豫,表情肃然,语气冷咧肯定道“令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我知道了”季文衍怜惜的看了一眼眼前只到他胸前的男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他才八岁啊!即使有过天的才智,毕竟还是个孩子,面对这样的遭遇,得有多大的勇气和坚韧才能扛得住啊!

看到越来越冷漠的冷绍炎,季文衍也是担心的,如此狠绝的做法,开始让他不安。

看着渐渐暗下去的天色,付颜心中那点小想法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乘翠烟整理床铺的空挡,走出了帐外。

“炎王妃,这么晚了,您要去哪里?”看守的侍卫毫不客气的将长矛拦在付颜身前,语气不善道,哪是把她当王妃啊?根本就是囚犯。

当然这种情况也是在付颜的预料之中的。

“怎么?本王妃要出去走走有意见吗?”付颜冷哼一声,摆出当老板时的架子,还是轻车熟路的。

“属下不敢,只是现在天色已暗,王妃一人出去恐怕不安全吧?”相对于刚才的横气,此时语气明显缓和了不少。

那小侍卫也知道轻重,不管怎么说,对方还是当朝丞相的女儿,还是不能得罪的。

“是吗?但是本小姐就喜欢夜观月色”看着一脸吃瘪的某人,付颜难得的心情好了起来“难道有谁规定我不可以出去?”

“没有”小侍卫不干的委声抱拳弯腰道“那属下们陪王妃一起”

“你们最好离我远点,别打扰我赏月的心情”付颜冷声不满丢下一句话,就大步离去。

“你们快跟上,保护王妃安全”听到这刺耳的命令声,付颜就觉得烦。

就知道他们不可能这么简单的任她独行的,其实她也没指望能跑的出去。

就算侥幸逃脱这些侍卫,那个山估计也过不了吧!姑且不说深山老林里有多少野兽,光看那么高的山峰,凭她现在的身板是根本吃不消的。

可是他就是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被人牵制!

颓然坐在一块岩石上,看着远处树梢枝头的一轮明月,渐渐的平静下来。看着这么静谧空灵的夜空,忽然觉得也许古人是对的,当真处于那种情景中,不免触景生情。

付颜情不自禁的想起了每当中秋月明的时候,总会一家人一起会在月下赏月,谈笑风生。

现在再看自己单身一人,不知道父母找不到自己会不会担心,他们肯定会急疯的,想到这,付颜忽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忽然想到苏轼的水调歌头那句远古的祝福,虽然不知道现在自己身在何处,但是付颜还是想把这句祝福带给家人。

“好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身后乍然而起的掌声着实把付颜下了一跳,赶紧擦干脸上的泪痕。

转身只见一身月牙白袍的季文衍,好一个白面书生,一身儒雅之气此时更加显现,眼神流露出欣赏的神色。

这人付颜是见过的,好像一直是跟在那个冷绍炎后面的,对他的印象,付颜仅仅是定格在:好比市领导的秘书,助理之类的人物。

但听说好像是冷绍炎的老师,可是他看起来也不过十五六岁啊!难道又是个才子?

“没想到文先生也有半夜赏月的习惯啊”因为怕对方看见自己此时的窘态,付颜冷冷的甩出这句话时,很快又转过头。

“在下倒真有这有这个嗜好,只是今天却没有这个心情”季文衍好像并不在意付颜的调侃,深深看了一眼眼前的人慢声道“炎王叫你去他那一趟”

对于季文衍的‘大度’不计较,付颜还是有点意外的,回头看了一眼神色淡然的某人,忽然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可是又说不好。

那个一直和自己井水不犯河水的冷绍炎这么晚找她究竟有什么事?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