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免费`1朋友不在去上他漂亮女朋友

时间:2021-08-27 14:42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但是白落不认识沈景之,她愣愣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甚至觉得他莫名其妙,她此刻的神志已经有一些模糊,或许是他的气场太过强大。所以她只敢偷偷抬眼打量他。

“那个,我会陪你衬衫的,你没必要追得这么紧。”白落甩了甩脑袋,一阵眩晕袭上脑袋。

她知道沈景之是她先前撞到的男人,因为他的脸一见总是难以忘记的,但白落只以为他是为了他的衬衫跟着她,甚至跟到了这里。

“不想死就闭嘴。”他暗恼地扫了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白落一眼,低声警告。

坐在里面的那三人对视一眼,许明松诧异地看着沈景之,他实在想不到沈景之这样的人物为什么会干涉他的事情,于是他站了起来,“沈总,这是我前女友,不知道你过来是为了?”

沈景之用凉薄的目光看许明松一眼,冷笑,“原来,许公子好这口,这女人坏了我的衬衫,估摸着也是许公子代为赔付吧?”

“这……”许明松不敢说话,衬衫事小,最贵不过也是钱能解决的事情,但是白落摆明了得罪了沈景之,这个却是揽不住的。

他咬牙看了一眼沈延之,实在是不想让到嘴边的鸭子飞了,沈延之毕竟是沈景之的弟弟,让他想办法是最好的办法。

但沈延之却是无辜地耸耸肩,脸上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摆明了不会出头。

许明松气的牙痒,却也是无可奈何,“那沈总是意思是……”

“这女人我带走。”沈景之提了一下白落,这女人意识已经有些迷糊。她正软了手脚地半挂在他的手上,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她现在正在做什么。

他轻轻皱了皱眉,有些嫌弃地扯了扯被她弄皱的衣服,好了,管了一遭闲事,连这件衣服都不能要了。

许明松很是泄气地重新坐下,他算是看出来了,沈景之这是管闲事来了,可这男人不是传说冷漠得很吗?今日竟然破天荒地管到他头上来了。

他心里称奇,但面上还是恭恭敬敬的,毕竟还是不想得罪这位大佬,只好晃了一下酒杯,对沈景之道:“悉随尊便。”

二楼处的陆源几位沈景之的好友目瞪口呆地看着一楼处的一幕。

他们的惊讶绝对不会比许明松的少,甚至可以说最惊讶的就是他们了。

 文学 他们无一不是沈景之从小到大的好友,自家好友什么性子可是最清楚了,要他去管闲事是比出现海市蜃楼还稀奇的事情。

陆源嗤了一声,很是感慨,“景之这管的可是一个女人的闲事,你说他是不是开窍了?”

其他人有些哑然,但都说不出个一二,都知道沈景之做事从来有目的有计划,但是看刚刚的情况,很明显就是沈景之临时起意的事情,似乎是认识那个女孩子,几个人都奇怪地摇头,表示不清楚。

而一直在楼下看着一切的沈延之却目光微微晃了一下。

呵,真有意思,自己深不可测城府极深的哥哥居然把那个女人带走了,他十分好奇会发生怎样的事情。

车上,沈景之再一次嫌弃地看着挂在他身上怎么扯都扯不开女人,顿时有些后悔给自己找了这么个烂摊子。

他轻轻拍了拍白落炙热的脸颊,她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身上的全部肌丶肤都通红发热,无一幸免。

她轻轻蹙起眉头,显然很是辛苦,连呼出来的气体都带着热气。

“沈总,我们去哪?”沈景之的助理阿文坐在驾驶座,有些犹豫地问,他是没遇到过沈总带女人上车的情况,所以才不知道该怎么做。

沈景之沉默了一瞬间,显然也是在思考要把这女人安置在什么地方,半瞬他才开口,“回公寓。”

阿文更惊讶了,沈景之嘴里的公寓显然是他的私人公寓,据说沈总从来不让女人进去,连专门打扫的人都得是男的。

就因为这个,外界才有传言沈景之不近女色是因为他喜欢男人,阿文原本其实是有些信的,因为他没见过有直男做得跟沈景之一样的。

阿文定了定心神,没有多问便踩油门开车。

公寓里,沈景之把怀里的女人往床上一抛,皱眉看着,阿文偷偷抬眼看了沈景之一眼,等着自己上司的吩咐。

床上的女人不知是药效发作了还是太热了,开始扒自己的衣服,很快便露出了一侧的肩膀。

沈景之皱眉,他回头看了愣在原地的阿文,声音冷了半度,“出去。“

“是。”阿文立马低了头,脚步有些慌乱地退了出去,顺便还带上了门,很快就离开了公寓,心里却有无限的好奇自家沈总跟那个女孩子会发生什么,心里跟猫爪似的痒,但沈总的隐私并不是他能窥探的,他有些失落又庆幸地离开。

然而房里面的人却不比阿文好受多少。

白落从来没试过这种感觉,浑身的燥热几乎要把她淹没,她像个溺水的人一般拉住了一只温热的手,这才得以喘息几分。

她意识混沌,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唯一的想法就是想减轻心底里的燥热。

她顺藤摸瓜,很快便缠上了那只手的主人。

她宽慰地叹息一声,开始不着章法地乱吻一通,全都是蜻蜓点水一般地落到沈景之的脖子,脸上。

沈景之咬了咬牙,这女人真不怕死,刚才在许明松他们面前也是,在他跟前也是,难道她都不知道什么叫保护自己吗?

他一晃神,白落已经蹦了起身,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他只要手轻轻一托便能碰到她的臀部。

他咬牙切齿地把人带到浴室,哗一下打开了蓬蓬头,冷水哗啦啦地砸在白落的脸上。

她迷蒙地睁开眼,意识还是不清,只知道眼前看到了一个有着绝色的脸的男人,她嘟囔一声,再次搂上他的颈脖。

沈景之感受着怀里的炙热,他啪地关了水流,有些逃避般地闭上了眼睛——

湿了水的白落很狼狈,但是却把凹丶凸有致的身材完全地暴露了出来。

他吸了一口冷气,体温开始攀升。

他沙哑了声音,低声道:“你知道男人都是如狼似虎的动物吗?你这样,我可以理解成在引诱我……“

“唔……”白落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她脑子一片混沌,完全记不起来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轻轻晃了晃脑袋,才缓缓睁开眼睛,刺眼的光线让她轻轻眯了眯眼,等适应过来之后,却又因为极度震惊而忘了做什么反应,她重新闭上眼睛再睁开,似乎觉得自己还在做梦。

眼前的男人何其眼熟,她昨晚的记忆里最后出现的面孔就是这张,美到让她这个女人都有些妒忌的脸,只记得他以很是嘲讽冷漠的语气问她是不是没脑子,之后便完全断了片。

她不明白为什么一杯鸡尾酒会让她短片,可是当她轻轻一动身子,下身传来的疼痛却叫她惊得白了脸色。

男人正睡的熟,他闭着眼睛睡觉的样子很是无害,完全跟醒了之后是两个人的感觉。

白落此时正式缩着身子挤在了他的臂弯,她的耳畔还感受到他呼吸带来的轻微气流,惹得她极痒地缩了缩脖子。

她怀抱着侥幸的心态动作极轻地掀开了被子,当看到那一抹触目惊心的红色的时候,她的大脑瞬间当机。

她虽然一直是婚后性行为的坚持者,但并不代表她对这些一窍不通,她愣愣地看着睡在她旁边的绝美的男人,牙齿几乎要咬出血来。

白落环顾了房间一周,极简主义的装修风格,却隐隐透着大气奢华的低调,她在地上看到了自己被扯得没了版型的衣衫,还有她的随身包包,她两下爬下了床,心里却只想着离开这里,她不想跟这个恶魔般的男人扯上关系。

她想了想,她的确弄脏了他的衬衫,于是从包里掏出一叠现金,不多也就是一千左右,现在大家都用手机支付,带现金只是她预防万一的做法,她咬牙放在床头的柜子上,用花瓶底压住,然后才迅速地穿起衣服,有些凌乱,但此刻却也顾不得那么多。

卧室外面空无一人,她很顺利地跑了出去,她慌不择路地一通乱跑,心里慌的跟被骂鹰捉小鸡里面被捉的小鸡一样,总害怕身后有人会追上来找她算账,同时心里还是有些恍惚,不敢想象就那么一晚上的时间,便如此神不知鬼不觉地跟一个男人发生了关系。

卧室内,沈景之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身边空无一人的位置,他的指尖触上去,床上还残留着余温。

他皱起眉头起身环视卧室一周,视线最后却死死地盯在桌面上的一叠现金上,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却留了钱,什么意思?

沈景之目光冷的要杀人,这场景怎么看怎么像嫖客走了之后留下的嫖款。

然而,那个女人是那个嫖客,而他才是那个被嫖的人。

他们的关系完全换转了过来,一个沈氏集团的总裁居然被一个蠢女人嫖了,多么可笑的事情,可是沈景之却笑不出来。

他冷言给助理阿文打电话,声音凉得掉冰渣子,“给我查查昨晚那个女人是谁,把地板掀了都给我把她找出来!”

“……是。”阿文噎了一下,其实他很好奇到底昨天晚上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导致沈总如此的生气,但跟了沈景之那么多年,还是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的。

沈景之捏着那叠钱,揉了个皱,但最后还是摊开了拿在手里盯着。

他想起昨晚的事情,心里一阵冷笑,撩了就想跑,这世界上可没有那么好的事情。

两个小时后,白落回家换了身衣服便去上班。

她为了许明松的事情已经请了一天的假,若是今日再不去,估计就得被老板瞪眼珠子了。

她这行不好做,给明星做形象设计,遇到不好伺候的主,什么造型都入不的眼,受罪的还是他们,但白落在这里摸爬打滚了将近几年的时间,在行业内还是有些名气的。

好友兼同事张佳佳一看见白落,便连忙好奇地凑上去,“如何?落落,我给你的消息没错吧?我的确看到许明松那王八蛋搂着另外一个女人去了KTV来着,你赶过去的时候看到了吗?……诶,你怎么脸色这么差,啊!你脖子上的是什么?”

张佳佳震惊地指着白落脖子上的红色痕迹,那种欢愉后才会留下的独特印记,无不表明着一个事情,她激动而生气地拽着白落的手,问:“落落,是不是许明松那个王八蛋强迫你了?走,我们去警察局报警,他居然也敢!”

“不,跟他没关系……。”白落支支吾吾。

昨天的情况她已经能想起来了一半,那种状况,她实在分不清是她强迫了那个男人还是那个男人那个啥了她,可是她看着觉得是前者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所以如此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应付这个情况。

张佳佳懵了一下,“怎么说?”

“不是他,是别人……而且是我强迫了他。”

张佳佳睁着眼睛呆住了,她震惊地盯着白落,自己的好友从小玩到大,什么性格什么坚持她都一清二楚的,要是别人告诉她,白落强迫了一个男人,她立马就嗤笑一声斩钉截铁地反驳不可能,可是这话是白落说出口的,于是就愣住了,一时反应不过来,“这……”

“白落,进来一下。”

冷面上司突然打开门喊了白落一声打断了张佳佳的话。

白落应了一声,有些紧张地往上司的办公室走去,她看了看上司的脸色,怀疑是不是对她请了一天假有意见,但一进门却看见万年不笑一声总是板着脸,皱纹堆在脸上的上司朝她笑了一下,那笑容要多惊悚有多惊悚,白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陈经理。”

“嗯,坐吧,是这样的,沈氏集团那边说是需要一个私人的形象设计师,他们打电话过来指名道姓的要你过去,你收拾收拾就过去报道吧,这也是你的运气,以后光景好了,可别忘了当初的上司啊……”陈经理絮絮叨叨地说了一通大道理,就是让白落不要忘恩负义之类的话。

白落脑子懵着,脑海一片空白地应了两声,后面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座位上的,沈氏集团,可不就是跟他们白家有所谓联姻关系的沈家的集团吗?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