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书房宠婢`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时间:2021-08-06 11:00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唐暖央原本就站不稳,他夹带着狂怒的一巴掌扇过来,光是掌风就能将她击倒,她重重的摔向一边,脑袋撞到墙上,“砰——”的声,头骨都似要碎了,眼前更是模糊了一下,眼前的墙,由一块变为两块。

“站起来——”洛君天正在气头上,没察觉到她的异常,拽住她的头发,把她拖进卫生间,又一把甩在地上,扯松领带,双手叉腰,指着她的脸“你以为我让你来扫厕所,就不知道你在干些什么了么,看看头顶的摄像头,你的一举一动,我都监视着”。

唐暖央抬头,没有焦距的往上看着,额头青肿,嘴角扯出一丝虚弱的笑“何必呢,想想你跟蒋瑾璃之间的那点事,50步笑百步罢了”。

“你说什么——”洛君天像只被激红了眼睛的狮子,这么多年来,虽知道她心底有个男人,却一直还是循规蹈矩,从来没有发生过像今天这样的事情。

看到安斯耀吻她,他顿时气疯了,在电脑另一头,他都想穿过屏幕拧下他们的头。

“又想要打我么?我可以告你使用家庭暴力的”唐暖央高高的仰着头,笑的云淡风轻,与其说她无畏,不如说麻木不仁。

洛君天眯着眸子,胸口起伏的怒气渐渐平复“唐暖央,你不要以为你不怕死,我就不能拿你怎么样了,我的千百种折磨你的方法,总有一样,会让你痛的死去活来”。

“你想要怎样就怎样吧”唐暖央从地上站起来,双腿一软,又跌在地上,头好晕,,,,,

“你——”洛君天心脏被揪了一下,向前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别装可怜博同情,起来,告诉我你没事”。

唐暖央眼底略过一丝光,可怜兮兮的对他伸出手,柔弱的叫唤“君天,我头好疼,扶我——”

洛君天半信半疑“别耍花样——”。

垂下眼,她清冷的笑了,看,并不是每个人用这一招都是有用的,就算她装嗲,扮可怜,也不能得到他的怜爱,明知的结果的事,心还是会痛。

“好可惜哦,我还以为能骗你一次呢”唐暖央咬咬牙,努力克制那股子晕眩感,艰难的站起来“总裁请回吧,我要继续工作呢”。

“我就说嘛,越是下贱的东西,生命力就越强,好好做,不做完,不许下班”洛君天残酷的冷笑,转身走出卫生间。

他一消失在门口,下一秒,她就软倒在地上。

 文学 洛君天回到办公室,继续盯着电脑,从上午她下楼开始,他就紧盯着她的一举一动,空调是他让人故意关掉的,光是打扫,怎么能难倒她。

肚子咕噜噜的叫了,一看时间,已经12点了,他的视线立刻移到屏幕上,盯着卫生的门,眉头紧紧的蹙在一起,水性扬花的女人,饿死了活该!

可这么想的时侯,最先郁闷的也是他。

在地上坐了好一会,唐暖央用尽全身的气力再次站起来,糟了,莫非刚才脑袋撞在墙上撞出脑震荡了?!听到门外有人推门进来,她赶紧戴上口罩,走出去,去下一层打扫。

坚持到3点钟,唐暖央已经不知道自已做到几层了,可能从小便练就的韧劲,支撑着她不轻言放弃,实在感觉过不去的时侯,她会安慰自已,困难总会过去的,只要她在坚持一下下。

晚上8点。

洛君天下午有会议,开完之后出来,已经4点多了,在电脑上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唐暖央的身影,想来是坚持不下去了,躲到别的地方去休息了。

下班之后,心想她是回了家,想了想,推到约会,将车掉了一个头,往家开去,比起跟女人吃饭上床,回家兴师问罪更有趣。

结果到家之后,她还没回来。

10点钟,他站在窗前往外看,难道她知道他会找她麻烦,所以怕不的敢回来了?!

不可能,唐暖央可不是胆小鬼,她乐着跟他斗,她是他见过最强的女人,害怕不曾出现在她的字典里,犹豫再三,他还是驱车去公司看看。

一层一层的往上找,大热天的,卫生间不开空调是又闷又难闻,他跑了不到三层就满头大汗了,脱掉外套,解下领带,卷起袖子,他继续往上找,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这句只会体会过才能知领回。

找到大约二十层的时侯,他头发湿透了,衣服贴在身上,难受极了,看到安全通道口,门半掩着,他加快脚步跑进去,看到一个穿着蓝色清洁服的身影倒在楼梯间。

“唐暖央——”心提到半空中,他快步跑下去跑起她,拍拍她的脸,已经不醒人世了“暖央——”第两声的叫唤,声音即温柔又心痛。

医院里。

来来往往的护士不时会偷看坐在急救室外的美男子,白色的衬衣,领口大大的开着,既优雅又狂野,魅惑的眼眸就算现在冷若寒冰,也照样迷人的让人沉溺的心甘情愿,至死不渝。

急症室的门开了,洛君天立刻站起来,迎上去“她怎么样?”

“中暑了,这虽然不是什么大的病疾,但若是送来的太晚,也会出人命的,下次要注意一些,现在人没事了,稍后会送到病房里面去的”。

“好的,谢谢!”洛君天对医生礼貌的道谢,心里松了口气。

病房里,氧气瓶发出扑扑扑的声音,唐暖央静静的躺在床上,宛若一朵洁白的梨花,面容平静,手腕上挂着点滴,那冰凉的药水一滴滴的流入她的静脉之中。

洛君天坐在床上,手臂慢慢的抬起来,指尖落在她脸颊被青的地方,足足停顿了1分钟,最终还是没有落下,而是收回了手。

睡梦中唐暖央忽而皱起了秀气的眉,满脸的哀伤,喃喃梦呓着“爸,你不要死,带我一起走的吧,爸,求你带我一起走,一起走,,,”

她不断重复着那几个字,眼泪不住的滑落,可见那是一个多么悲惨的梦。

洛君天诧异的望着她的脸,喉咙被梗住,绿眸闪烁抖动着,彷徨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们就好像是共同体,一方强悍了,另一人也会跟着强悍,一方失去了方向,另一人也会跟着失去方向。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