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他越猛我就越想要·双腿挂他肩上撞击轻哼

时间:2021-09-07 13:26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于欢欢眼疾手快的往外跑,虽然没有被砸着,却也弄得满身是灰:“搞什么嘛?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两人飘逸而下,容长苏的白色长袍沾了一些尘土,但却依然优雅。

血无情却后退了三公分,才站定,眼神死死瞪着容长苏,许久,终于黑色披风一扬,纵身离开,空中传来他依然魅惑的笑:

“呵呵……二小姐,既然我索命阎罗接了单,你的命我是一定会取的!至于五王爷,这个梁子,血杀跟五王府结下了,长安第一公子可做好了承受本座怒火的准备?”

血无情的声音越来越悠远,于欢欢的小心肝也越来越紧绷——我TM招谁惹谁了,动不动就说我杀人了,动不动就坐牢,动不动被人打板子,动不动被人丢东西,动不动被杀。作死的心都有了。

直到容长苏感应不到血无情的气息,才抚着胸口,嘴角缓缓渗出丝丝血迹。

“喂!你不是吧?刚才还好好的!”于欢欢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容长苏,“你可不能有事啊!你要是死翘翘了,谁来保护我啊?”

噗!容长苏被于欢欢气的一口鲜血喷出,瞪了一眼于欢欢道:“本王不会死。”

“哦!”于欢欢看容长苏还有力气瞪自己,算是松了一口气,然后扯着嗓子叫“阿三,阿三!”

于欢欢住的地方是五王府最最偏僻的地方,这里连巡逻的侍卫,伺候的丫头,甚至扫地的大妈都没有:“你看,这是不是怪你自己?不把我安排在你的院子里?不然那个什么索命阎罗,就是插翅也难飞进来刺杀我!”

“放开我!”容长苏淡淡的望着于欢欢,“去一边呆着。”

于欢欢无奈的摇摇头,却依然没有松开容长苏的意思:“我扶你去休息吧。”

“你……”容长苏还想说什么,可是看到于欢欢小小脑门上的薄汗,终于还是没有再次开口。

两人就这么相互依偎着,扶持着,走完一条长长的路。

“苏苏吃药了!”于欢欢穿着绿衣锦靴,腰配墨玉,小心翼翼的端着腰,走到容长苏的床边,“这药大夫说了,是最好的疗伤圣药,你受了内伤,就得喝这个。”

容长苏盯着于欢欢,静静的,很久。

于欢欢觉得脑门上都要被容长苏盯出个洞的时候,终于听到容长苏的声音。

“阿三呢?”容长苏闭上眼。

于欢欢看着那张毫无表情的脸,邪恶因子又起来了,她就想看看这张淡漠冷清的脸下有着怎样的灵魂。

俯身,撅嘴,扑倒。

 文学 “于欢欢!”容长苏恼了,大手抵在于欢欢的脑门上,让她的咸猪嘴不能前进半分,“你到底还知不知道什么叫廉耻!”

“不知道!”于欢欢很老实,“终于不装睡了?我就跟你坦白了吧,今天这药你喝了,就算了,你要是不喝,我就是用嘴灌,也得把它灌进去。”

“你!”

“我怎么了我?你以为我不怕苦啊?你以为我真吃饱了没事想跟你端药啊?”于欢欢理直气壮的瞪容长苏,“还不是因为那天你救了我!古人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你!”

“你什么你!快喝!”容长苏还没反应过来,于欢欢已经挡开他的大手,一口气把药灌进他的嘴里。

“咳咳咳……”

“没事,没事!”于欢欢的手轻轻拍着容长苏的后背,安抚着他。

容长苏看了一眼于欢欢,终于安静了,不再挣扎,乖乖喝药。

“苦吧?”于欢欢拿开剩下的一小点药渣,对着容长苏一个甜甜的笑,“给!”

“你藏哪里的?”容长苏看于欢欢变戏法似的,将一颗糖塞在他嘴里,相当疑惑。

“想知道?”于欢欢笑得像只大尾巴狼。

容长苏转过身,不想搭理她:“我困了!”

“切,不想知道算了!”于欢欢收起药碗,哼着小曲,得瑟的离开。

容长苏心里像是被阳光温暖过一般,很舒服,这种感觉让他有些惶恐,也有些措手不及。

“给钱!”于欢欢走到厨房,拖着阿三和几个小厮,“说好的,要是王爷能把我端的药喝了,你们一人十个铜板!”

“我不信!不会是二小姐自己倒掉的吧?”阿三闷声道。

“就是就是。我也不信!”

“王爷从小到大,都不喜欢喝药,怎么会你一拿去,就喝了?”

“就是,阿三哥还不一定有用呢。”

“对啊,我从小就跟着王爷,也没见他哪次把药喝这么干净过!”

“二小姐,你就别糊弄我们了!你还是乖乖一人给我们二十个铜板吧!”阿三语重心长的劝说于欢欢认命。

“你们居然不相信老娘?!”于欢欢双手叉腰,一脸匪气。

阿三小声说:“不是不相信,你得拿出证据嘛!”

“好,要证据是吧?”于欢欢提着阿三的衣领就往五王府的正居走去,一路上侍卫丫鬟纷纷侧目。

碰,于欢欢一脚踹开容长苏房间的门:“你告诉他,你倒是喝我给的药,还是没喝?”

“阿三……这是怎么回事……”容长苏缓缓睁开眼,还是那副无求无欲的模样。

阿三有些责备的瞪了一眼于欢欢,不知道自己怎么开口。

于欢欢倒是不干了:“没什么事,就是问你,到底喝了我送来的药没?”

“阿三?”容长苏轻轻提了一点点音量。

“回王爷,今天药炉的小厮愁眉苦脸找我,说怕你又不肯喝药,正好二小姐路过。小的……阿三……二小姐跟我们打赌的。她她说……她能让你喝了她送来的药,每人给她十个,十个铜板!”阿三战战兢兢的说,时不时观察着容长苏的脸色。

容长苏依旧是那副样子,盯着于欢欢,半晌开口道:“二小姐从来都没有给本王端过药,本王根本就不知道二小姐还会做这些事情?”

“容长苏!你!”

“本王累了,退下!”语气带着前所未有的严厉和压迫感。

于欢欢相当识时务,赶紧闭嘴,闷闷的陪着阿三离开。

阿三和几个小厮拉着于欢欢要账:“二小姐,你堂堂礼部侍郎的嫡女,不会这么耍无赖吧?!”

同ID下公众号本书关注章节相同当前关注章节

第十一章 萌女心计

于欢欢在脑海里把容长苏这神仙般的人物各种猥亵,才舒服了:“谁欠你们钱了!本姑娘没有找你们要钱就够好了。”

“二小姐,你不能张口不认账啊!”

“是啊,二小姐!”

“就是,我可是听王爷亲口说,他没有喝你的药!”阿三理直气壮的谴责于欢欢不守约定。

于欢欢一脸茫然的盯着众人:“我有跟你们打过赌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二小姐,你耍赖!”众人终于知道于欢欢要抵赖了。

于欢欢一脸光明磊落的样子:“还不都是跟你家五王爷学的!”

“你这些天来五王府吃王爷的,用王爷的,穿王爷的,你不能……”

于欢欢恶狠狠的瞪过去:“我不能,我不能什么,小三子,这几天没收拾你,你是不是反了啊?!”

“我哪有……”

“好了,我先走了!”于欢欢赶紧开溜,免得又被追债。

却不知一头撞在容长苏的怀里。

“好香!”于欢欢吸吸鼻子,一把抱住容长苏,扬起一个自认为女人味十足的笑,“苏苏,你起来了?身体好点了吧?”

“你先放开我!”容长苏刚才用内力引导药理在奇经八脉游走一个周天,内伤好了不少,“我不喜欢被女人粘着。”

于欢欢一副我懂得的表情,躲在容长苏怀里朝阿三他们挤眼睛:你看,我说你家王爷有问题吧?还好我牺牲自己!所以,你们都要配合我,知道不?!否则皇上怪罪下来,统统抄家灭族。

“我说……”

“我知道啦,又不是聋子!”于欢欢放开容长苏,浅笑嫣嫣,“苏苏,你今天真好看,比那长安城说书的讲的那些个风流才子美多了。”

“于欢欢。”容长苏看起来脸色不太好,风度嫣然,“我已经派人通知刑部的人过来了。一会儿他们会押你回去。”

“纳尼?!”于欢欢一把揪住容长苏的衣袖,“你在说什么?”

容长苏望着于欢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为了你的安全,我会让他们把你关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并且会派人暗中保护你。等我伤好了,就开堂审案。我也正等着你说的证明。”

哎呀,完了!于欢欢一拍脑门,这几天尽想着抱大腿的事情了,秋晓!你这个死丫头,要不要这么不靠谱?!

容长苏躺在床上,合着眼,却没有睡着,不知道在想什么,也对正居外院偌大的吵闹声充耳不闻。

“我不走!我不要!”于欢欢抱着阿三,死活不放手。

刑部的侍卫早就不耐烦了,又碍于五王府,不敢撒野:“二小姐,我们只是公事公办,请二小姐配合我们。”

“我不管!容长苏,你给姑奶奶出来,你个杀千刀的!”于欢欢朝着正居内院大吼。

却没有激起一丝涟漪,院里依旧安安静静,似乎连于欢欢的回声都能听见。

阿三被于欢欢抱的几乎喘不过气:“二小姐,你……你要是……你要是……不不不,不去牢里,怎么证明自己清白?你……想这样不明不白的……”

“好,我跟你们走!”于欢欢一把放开阿三,没有要刑部的人押挟,自己转身离开。

阿三一个没站稳,往后踉跄了两步:“二小姐……”

“阿三,谢谢你!”于欢欢回头,给阿三一个甜甜的笑,“要是姐这次大难不死,我还给你讲好听的故事。”

院子里安静的太突然,让容长苏猛的一睁眼,盯着窗幔,好一会儿,又慢慢闭上。秋日的天气已经很凉了,容长苏却依然盖得薄薄的。等了一会儿,他又缓缓坐起身子,开始运功疗伤。

于大人又像以前一样去礼部了,工作比往日任何时候都要拼命。皇上对他也越加满意。杜薇这几天脾气很不好,院里的丫鬟时不时被打,每个人都战战兢兢的伺候着。

独一处,能听见银铃般的笑声。

路过的公子都忍不住驻足聆听,真是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这里就是整个于府位置最好的院落,也是装扮最有品位的院落。这个院子的主人就是于大人的掌上明珠,于家大小姐:于心冉。

“呵呵,心冉小姐又聪明又美丽。”

“嗯嗯,就是就是,我们能伺候心冉小姐,真是福气。”

“那还用说,心冉小姐本就心底善良。”

“你们说什么呢,还不快点,心冉小姐要作画!”于心冉的贴身丫鬟,心语朝几个笑嘻嘻聊天的丫头催促道。

“知道了,心语大人!”几个丫鬟奉着笔墨款款往走廊的那头行去。

心语领着几个小丫头轻轻推开门:“小姐,笔墨来了。”

女子低着头:“放那!”

光是那一身风骨,便让她身后的光景都暗了下去。十指纤纤,素衣轻轻,那微风扰乱的发梢点缀在宣纸上,别有一番韵味。她还没抬头,却已经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

“好了!”声音不清不浅,不浓不淡,让人很舒服,“心语,帮我晾起来。”

她一抬头,真正让人震撼。饶是看了很多年的心语,也忍不住一阵目眩,冰肌玉骨,浅笑嫣嫣,却因着眉间那一颗红痣,平添了几分妩媚,少了几分清高。

“心冉小姐这是画得……”

“呀,这不是长安第一公子么?”一个小丫鬟惊呼,“这画得跟真人似的,五王爷仿佛都要从这画里走出来一样。”

“呵呵……”于心冉轻笑,一笑倾城,乱了多少少年的心。

心语有些迟疑的看了于心冉一眼,虽不忍夺了于心冉的春心,却也不得不开口:“小姐,你早就被皇上下旨指给太子了,你画五王爷……”

“呵呵,下了旨又怎么样?”于心冉笑得活泼,目中带着高傲,“下了旨不是可以抗旨吗?五王爷可是皇后和皇上最宠爱的皇子,要是五王爷要娶我的话,太子又怎样?”

“小姐,这太子毕竟是未来的一国之君……”心语担忧的望着于心冉,她对于五王爷的情深,心语又怎会不知。

于心冉素手一扔,随意的将毛笔扔进笔筒:“这长安城,除了我于心冉,不是还有个文清雅嘛……虽然聪明不及我,可是外貌家世都在我之上……要是太子娶了她,想必也是美事一桩啊。”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