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明星潜规则之皇

时间:2021-08-30 14:47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不用了。谢谢。我自己可以。”

我笑着摇头拒绝,如果在最难受的时候,选择了依靠别人来疗伤的话。

那和我当初,在家里得不到足够的温暖,就和萧宗城结婚有什么区别。

“不想笑的话,就别笑。”

严清风被我拒绝,脸上却没有流入出任何的惊讶,好像他早已经会料到是这样的结果。

毕竟快四十岁的男人,的确有了更多的见识和胸怀。

我嘴角的笑容没有收敛,严清风也看出来我不想要再多说了,识相的离开。

可接下来的日子,东尼和他每一天都会来找我。

尤娆却是期待的:“甩开那个渣男,你能遇上更好的。大叔多好啊,成熟稳重体贴人。你想一下,你用了多少的精力来是迁就萧宗城?到头来呢,现在他的公司已经正式上市了。便宜的,不过是别的女人。”

“他怎么样,和我没关系。”

我低着头,假装什么地方也不会痛。

可当我看到萧宗城带着蒋芸芸到妇科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心脏紧缩的疼痛感。

萧宗城也看到我了,松开了蒋芸芸的手朝着我走过来。

“没人陪着你吗?来做检查吗?”

我再看着萧宗城这个前夫,却忽然发现他瘦了不少,原本就深邃的五官变得更加立体有魅力了。

我的目光缓缓从蒋芸芸捏着单子站在远处的身上,收了回来。

“以后,可以不要再打招呼了吗?”我把喉咙上艰难的疼痛咽下去,原本只是想要上来查一下为什么肚子有点疼的。

可现在,我才发现完全不同的痛,也会同时身体里面发酵。

萧宗城听到我的话,眉头紧紧皱着:“我先送你回去病房……”

“晚安。”脚步声从身后传来,东尼直接抱住了我的腿。

“不是说好了等我们吗?自己怎么跑上来了?”

一件衣服披在我身上,我转过头正巧对上严清风的眼睛,他朝着我点头示意。

 文学 西装外套上都是严清风的味道,让我有点不适应的瑟缩了下。

“清风哥,你怎么在这里?你和晚安是……”蒋芸芸走过来,脸上是无法掩饰

的惊讶和不敢置信。

严清风客气梳理的笑了笑:“我和晚安一起的。”

话,没说的清楚明白。

什么在一起?陪在一起?在一起过日子了?还是在一起成为了恋人?

我看着萧宗城脸上一闪而过的心痛,却忽然尝到了保护的痛快。

凭什么疼的人只有我?

明明是两个人的婚姻,可因为萧宗城的关系,才离婚的。

可好像水深火热煎熬痛苦的人只有我,那现在呢?看到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前夫肯定也会觉得不舒服吧。

“清文,咱们走吧。”我低声说。严清文拍了拍东尼的小脑袋,一只手直接把三岁的儿子抱起来。

东尼看着蒋芸芸,却是不肯说话。

我对上萧宗城的眼睛,扬起嘴角,抬起手挽住了严清文的手臂。

“孩子害羞,我替他说,再见。”

再也不见。

回到病房里面,我完全像是被抽走了一身的力气,蒋芸芸手上拿着的是怀孕报告。

原来不是不想生,而是不想要和我生。

萧宗城渣得让我像是吃了一口的玻璃碎片,咽下去,疼的撕心裂肺。

吐出来,却会看到自己满口的血水。

手机忽然响起来,我拿起来一看,是萧宗城发给我的微信。

‘离开他,严清文不是那么简单的人物,跟着他,你会出事的。’

‘你想要结婚,我重新给你找。刚子记得吗?他是个好男人,未婚,家里有房有车自己做生意。他从很久以前,就很欣赏你。安安,我安排一下,你们见面,可以吗?’

看着萧宗城发过来的微信,我觉得可笑至极。

这算是什么?前夫拉皮条?

我拿起手机快速回复:‘欣赏?欣赏什么?我能白玩几年吗?萧宗城,我向晚安没多少年能被玩的。你,以后不要再联系我了。’

话一说完,我就把人给拉近了黑名单。

蹬蹬瞪的脚步一下子冲到我面前,我转过头,看到东尼一脸的汗水。

“晚安姐姐,你为什么在哭?”东尼愣住了。

我擦干净脸上的眼泪,笑了笑:“我没有啊。我只是眼睛不舒服。”

“晚安,爸爸买了两个棉花糖。他说,大人才能吃大的。东尼只能吃小的。爸爸,快来。”

我转过头,看到严清文那么严肃认真刻板的一个人,拿着一大一小的棉花糖站在病房门口,居然有些进退两难的窘迫。

我忍不住噗嗤一下就笑了,他像是松了一口气,拿着棉花糖朝着我走过来。

“东尼,说再见。”严清风看到我笑了,仿佛得到了启示。

“东尼看到外面在买这个,说要给你买一个。”

可是他手上拿着的,却是两个。

我心里忽然像是被打了一拳头,严清风刚才只是陪我走个过场,都可以察觉到心里面死什么样的滋味。

可萧忠城也感觉到了,却是第一反应是要给我介绍对象?

他是担心,我再回去找他纠缠不清吧?

“谢谢。”我伸出手接住严清风递过来的棉花糖,摸了摸东尼软软的头发,张开嘴大大地咬了一口。“很甜。”

脸上有些发干的泪痕,扯动我的脸皮,在告诉我。

我在萧忠城的眼底,就像是眼屎一样碍眼,需要被处理掉。

在医院观察了一顿时间之后,医生再三跟严清风保证我不会有事情之后,严清风才给我办理了出院手续。

互相留了联系方式,说好过段时间陪我复查,我就和严清风东尼挥手说拜拜了。

找了个中介,贵的房子我现在是根本租不起。

所以,我是找了合租的屋子,两女一男,加上我,一百平方的房子四个屋子全部租了出去。

看着消息显示扣费成功,我忍不住咬了咬牙关。

正巧在这个时候,尤娆打电话过来:“你不是要找工作吗?正巧我知道有个地方在找人,你要不要去试试看?”

“好。我现在马上过去。”

“不用。”尤娆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说了出来:“晚安。我直接跟你说吧。咱们都是会计毕业的。可你在本市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你离婚了,而且,你婆婆之前给不少人看过你那些照片……”

我心底一沉。

这事情,那老女人绝对做得出来、

只是我没想到,我都和萧忠城都离婚了,她还不放过我。

“我知道。”我扯了扯嘴角:“咱们的圈子就这么大,之前我一毕业没工作多久就结婚了。现在再想要找工作,还摊上这样的事情,肯定不容易。”

尤娆在电话那头,咳嗽了一声,像是要把火气给压下去:“我知道你能明白。所以,我给你找了个来钱快,可特别辛苦的工作。去做管家。”“什么?”我愣了。

“这个行业是我现在知道,来钱最快,也最不用接触人的。而且,因为对方身份地位不低,你的资料对方看过,知道你以前也是帮私人管账的。他不介意你的过去,只是要你签署保密协议,而且要一天工作18个小时……”尤娆的话里面全是为我着想。

可我却觉得,尤娆似乎在瞒着我什么事情。

可多年姐妹下来,我瞬间打消了这个念头。

谁都会欺骗我,可尤娆不会的。

“好。那你把工作发给我。”

“晚安,你现在没钱了,要不要给你爸妈那边汇款的事情,老实跟他们说……”

“不用。”我打断尤娆的话,使劲抓了抓头发:“钱你还是照样汇款过去。我会想办法的。”

自从跟萧忠城结婚,为了我爸妈安心,萧忠城每个月都会给我五千块钱,让我给爸妈生活费。我用自己的账号打钱,总会被打回来。

后来是给了尤娆,爸妈那边才接受的。

现在如果不给的话,那只会让我爸妈察觉到我发生什么事情了。

深呼吸一口气,我拿上衣服去浴室洗澡。

洗到一半的时候,外面有人疯狂拍门:“快点……开门……”

我吓得把水关了,就直接穿衣服,打开门的时候,对方直接撞在我胸上。

我急忙躲开,才避免被吐一身酒水。

“要帮忙吗?”我看着那一头紫色头发的妹子,对方摆摆手,我这才走了出来。

可等到我关上房门,外面就开始折腾起来了。

那妹子估计还在吐,可另外一个女生要用洗手间,两个人打了起来。

我听了一会,发现这两个人应该都是在夜店上班的,还掺杂着其他的事情在吵架,就没出去。

可她们一口气折腾到了晚上三点,我都把对方资料看完了,她们才安静下来。

拿着对方的资料文件,我早上起床打电话过去,是对方的秘书接听。

“你直接过来分部公司就行。”

我确定对方的时间之后,就收拾一下打算出门。

看着穿上黑色连衣裙的自己,我站在镜子前面恍惚了。

“以后我养你就好,我老婆不需要那么努力工作。”

“你努力和我在一起,谈恋爱用真心为咱们的家庭付出,将来还有那么多的孩子让你操心,工作什么的,你向晚安不需要。”

“喂,你好了没?”厕所门被用力拍了拍。

“好了,我马上出来。”打开门看到一张帅哥脸,我愣了下。

这一屋子的颜值死真的高啊。

就算是那两个混夜店的妹妹,那张脸也是非常漂亮的。

可再漂亮,也没现在站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漂亮。五官深邃,而且那鼻子那嘴巴,也太像漫画里面的超级美男子了吧!

“不用看,我叫温思文,是混血儿。不是外国佬。你厕所用品放好了,超过三八线的话,我就丢掉。”

温思文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把厕所门关上了。

我愣了下,接着忍不住笑出来。

三八线……那是小学生才用的词吧。

没想到这男人凶巴巴的,还挺童真。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