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m.huoyiba.com.cn

晚上听见妈妈说不行疼`放心我只在外面蹭一下

时间:2021-08-30 14:42编辑:火一把来源:未知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丢人?你和我说丢人?”我手直接抬起来,把桌子上面的照片全的掀飞了:“你找别人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会丢了我呢?”

别怕,往后余生你都有我。

我知道你还是想着你爸妈的,等咱们有了孩子,我带你回家。

这些话都是萧宗城抱着我,在床上甜甜蜜蜜的时候说出口。

就是这样的话,让我从来没怀疑过我们的感情会出现问题。

更没想到,这个小三还是我需要喊一声嫂子的人。

萧宗城皱眉,带着几分克制隐忍:“安安,我已经给了你选择的权利。是你自己,不要离婚的。”

我感觉像是有一阵巴掌,狠狠得扇在我脸上,让我头昏脑涨。

“那是选择权吗?”

小三和离婚放在了一起,这就是这个男人给我的选择权吗?

我看着萧宗城那张英俊帅气的脸,这张曾经让我痴迷眷恋的脸,却忽然觉得那张脸变得更加难看。

好像我现在在做的一切,他都需要用全力来忍耐。

“怎么?你们还谈过离婚?那正好。趁着现在你说你要多少钱?我们萧家给,你也还没生孩子,不算亏了多少。这几年的青春损失费,你开个口……”

 文学 “妈。这事情,我自己和安安谈。”

萧宗城打断了他.妈的话,可却让我忽然浑身都凉透了。

“呵。没想到蒋芸芸的话,真的能应验。我向晚安会被赶出去,只得到同情分……”我使劲的摇摇头,把那点不甘心彻底甩开。“不用。我离婚。”

“我不同意。”萧宗城忽然站了起来,一把抓住我的手把我朝着房间里面带。

我疯了一样的挣扎起来,指甲长时间没修剪,变得格外尖锐。

我抓挠在男人身上,看着血珠子血痕,却哭得更加大声。

被压制在床上的时候,萧宗城直接用皮带捆住了我的手。

“不许离婚,听到没有……安安。”

“滚。”

我的脑袋狠狠撞开男人,看着被锁上的房门,我惶恐得像是被关进了笼子里面的动物。

萧宗城捂住额头,眼神带着狠厉的疯狂:“不离婚,听到没有……”

我听到萧宗城的惊呼声,还有他惶恐至极的想要抓住我却落空了的手。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医院。

全身多处骨折,脑震荡,鼻骨骨折,不过从三楼摔下来,这样的伤情已经算是命大了。

尤娆哭得眼睛肿大,抓着我的手都骂不出来了。

我努力发出声音:“别告诉我爸妈,我怕丢人。”

尤娆哭得更厉害了:“晚安,你疯了吗?为了萧宗城这渣男,你连命都不要了吗?他都给你送离婚协议书了,你还有什么好图他的。算我求你了,离了吧,我不想看到你活成这样……”

看着尤娆哭得接不上气,我知道萧宗城没说我跳楼的真相。

可却不再挽留了。

我的右手骨折了,让尤娆帮着我用左手签了字。

我什么也没要,房子车子男人,我一样也没要,律师很为难,可我明白,心死了,其实要不起任何东西了。

衣服是尤娆重新帮我买的,唯一改变的。

应该是我的户口本上面,从已婚,变成了离异。

二十八岁的我,成了离异的女人。

出院的时候,我被尤娆带着回去了她家,尤娆打开窗户跟我说:“萧宗城的车从出院,跟到这里了。”“看着养了那么多年的女人,离开他之后多惨,估计很好玩吧。”

我笑着说,其实我很明白萧宗城的性格。

这个男人上面有个哥哥,家里面是从政的。

不管是婚姻还是事业,萧宗城的霸道独1裁是刻进骨子里面的。

不离婚,我死都是他的妻子,而且他还可以脚踏两边床,齐人之福。

可现在,我宁愿死也不想要再呆在他身边了。

“王八蛋。”尤娆狠狠关上了窗户,顺便把窗帘都拉上了。

很快门就被敲响了,我坐在沙发上,把综艺开的更加大声。

尤娆出去之后很快回来,我笑了笑:“你骂人的嘴皮子越来越666了。”

“你要是有我这么会撕逼,也不会搞成这样。算了,你本来就是个小白兔,离了才好。你笑得出来就好,过段时间,我就给你寻摸对象去……”

我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还配合着嗯了一声。

可只有我自己知道,跳楼的时候其实我就已经不想活了。

和尤娆出去超市的时候,看到那个孩子往斑马线上跑,我想也没想就冲过去一把抱住了。

刹车声和撞击声,像是和我没关系了。

我被送上救护车的时候,那孩子抓着我的手不肯放开,我的心脏被狠狠震了一下。

要是当初我第一个孩子,没掉了的话,其实我和萧宗城的孩子也差不多这么大了。

这孩子是跟着保姆出门的,我到了医院就昏睡了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被一只大手吓了一跳。

“别怕,我是东尼的爸爸。你嘴唇有点干,我给你涂点水。”

那大手摁住了我,不让我动。

我才发现,我一只眼睛完全黑暗的:“我的眼睛怎么回事?”

“很抱歉,你的眼睛有点充血。医生说现在要观察,你的手……”

我看着双手都打上石膏,忽然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我的声音就变了,眼泪无法控制的往下掉。

‘等以后你要是老的不想要吃饭了,我就一口口喂你。’

那些誓言在这一瞬间,忽然像是报应一样,在我身上玩刀子,剜着我的肉我的心。

“别哭。事情我们会负责的。你现在不能哭,是不是哪里疼?我叫医生来……”严清风带着纹路的眼睛里面,流露出了心疼。

我摇了摇头,可接着也忍不住了:“叫吧,我眼睛疼。”

哭过一场,而且实在严清风的面前,让他成了我蛮贴心的一个“肇事者”负责人。

为了追上我,尤娆的脚也歪了。

严清风作为孩子的父亲,说是要承担全部责任,给我找了护工,知道我这边没朋友,每天不是自己来就是让朋友送吃的送水果。

我和尤娆的份,都没落下。

尤娆过来我这边的时候,我才知道报纸上电视上,铺天盖地都是在说萧宗城要结婚的事情了。

却不是和蒋芸芸,而是一个更加年轻的女人。

“这种人也配成功?还什么强强联合的婚姻,呸。”“这种人也配成功?还什么强强联合的婚姻,呸。”

我心底说不痛是假的,毕竟那么多年的感情。

萧宗城现在的成功,更像是在嘲笑我,我这个普通家庭的孩子的确没办法带给他任何好处。

我除了放手,离开,假装若无其事的自我疗伤,其实完全没办法做其他的。

日常的生活像是死水一样,唯一的特别是东尼小朋友,那一头小小的

发大眼睛完全击中了我的母爱。

保姆带着他来的时候,他看到我笑得眼睛弯弯的:“你是我妈妈吗?爸爸说过,妈妈就是在我最危险的时候,保护我的人。你是不是我妈妈?我找了你好久。”

怎么样的疼,都不能形容我心底的疼。

我把自己的孩子给搞丢了,却救了别人的孩子。

而现在这个孩子,没有妈妈,他在叫我做妈妈。

“我很高兴保护了你,可我不是你.妈妈,你可以叫我阿姨。”

东尼不高兴的嘟着嘴:“那我不要叫你阿姨,我要叫你姐姐,等我长大了娶你,你做我媳妇儿,好不好?”

我和保姆笑得停不下来,等严清风过来的时候,也笑了笑。

我看着他纹路干净的鱼尾纹,忍不住皮了一下:“那我是不是要喊你严叔叔?哈哈哈……”

“晚安。其实,我想要和你商量一下。咱们,能在一起吗?”

我呆愣在了床上,可严清风脸上的表情却是认真的。

“我知道你刚刚离婚,可我觉得……咱们很适合。我爱你的温柔腼腆和善良。东尼的母亲当初大出血,直接过世了。东尼也很喜欢你,你看东尼的时候,也都是光芒。你现在很痛,我和东尼可以保护治愈你。”

火一把排行

火一把精选